9tu60都市异能 港綜世界大梟雄 起點-637 比誰更愛國?-a5c9u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啪嗒。”
陆明华挂断电话。
他扭头对杨锦荣话道:“这才是能保住我命的人!”
杨锦荣面色犹豫,站起身道:“信的过吗?”
“或者说,大陆肯…”
“这是最后机会。”陆明华没等杨锦荣把话讲完,便回到沙发前,坐下讲道:“赌一把!看看大陆想不想平衡!”
杨锦荣保持沉默,重新坐下,对于这种把性命交给别人操持的方式,他心里很变扭,更不认同。
其实这也不像陆明华风格!
因为,陆明华的性格更像那种调动兵马,最后决战的人物,可陆明华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慢条斯理的动手打开桌上雪茄盒,探手取出一支雪茄,独自用雪茄剪切掉茄帽,再用手搓着起打火机,点燃雪茄:“何况,庄世楷也许没发现呢?”
他笑着说道。
重生之王爺的奮鬥
虽然大家都明白有活口落到庄世楷手中,很难不被庄世楷挖出证据,但是万分之一的几率也是几率,要是真躲过一劫呢?
陆明华都把自己说笑了。
他把雪茄塞进嘴里,深吸一口,翘起二郎腿,手臂搭着沙发,指向杨锦荣皱起眉头讲道:“我可以死!陆系的兵马你要带好!”
杨锦荣表情顿时变得肃穆,终于明白陆明华不走不避,坦然赴死的原因。
他要比陆系延续下去!
就算人死、陆系不死、那么他便不算死透,依旧还有影响留存在世界,也许哪一天陆系就会出现一个猛人,打不赢庄世楷、就打赢庄世楷的继承者。
“是!长官!”杨锦荣肃声答道。
陆明华则缓缓吐着白雾,神色有些飘,心中升起一抹念头:“也许隔着时空斗法,未免也不是件好事?”
忽然间,陆明华觉得自己要准备的东西很有多。
“记住!”
“要是只死我一个就好了!”
陆明华双目大亮,重新挺身,再度说道。
杨锦荣点点头:“明白。”
当晚,杨锦荣没有久留,很快便离开中环公寓。
豪赌 倪匡
陆明华也开始安排后手。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隔天。
武宗 殊彥
中午。
庄世楷坐在办公室,手上拿着一叠照片,一张张抽换浏览:“曹楠、盲龙、狄伟、高飞……”
“这都是内地人来着。”
马军点点头道:“是!”
“其中曹楠是内地悍匪,曾在港岛做过多起金铺劫案,据说曾经抢到一车金砖,融化成金板销赃,现在摇身一变,已经是位港粤两地的大老板。”
“他在港岛和内地都有商铺,手下的兄弟们吃香喝辣,也对他都很忠心。”
“大老板。”
“没必要再给人卖命吧?”
庄世楷看着照片冷笑道。
純情花嫁 齊成琨
“没错。”马军清声讲道:“根据内地警方的消息,曹楠这两年喜欢上书法,手下的兄弟们也没再动过手。”
“虽然在我们港岛还有档案,但说实话,在内地他已经洗白,和很多领导关系都很好。”
“正常情况,他这种人肯定是不需要再动手。”
“除非有把柄落人手上。”
要知道,曹楠等人能完成几起打劫案,摆明是有脑子、有实力的悍匪。
事实证明,他们确实是悍匪!
有一说一,有些高难度的行动,普通劫匪不顶用,还真需要这些悍匪出手。
比如打劫警车。
“当年案子是陆系负责的吧?”
庄世楷语气清澈的问道。
仿佛把一切都看清。
马军点点头:“根据调查,确实是……”
看来曹楠等人的把柄。
那时候便落陆明华手里了。
“有证据……”庄世楷翻着照片的手突然一顿,翻到最后一张,上面是陆明华和一个熟人碰面的情形。
地址还挺熟。
他常去的赤柱湾。
他收住前面的话,把最后一个“没”字咽回去,沉下声问道:“陆明华去见杨建华了?”
“yes,sir。”
马军其实并不认得“杨建华”,也不了解“杨建华”的背景。
毕竟驻港办有批外衣,本质上保密机构,一般人了解不到。
他只是了解到“杨建华”姓名,以及“杨建华”工作的报社。
變身韓
派人盯着陆明华的过程中,特别派到陆明华去见人的照片,不管对方有什么背景,自然要交给长官过目。
“今早是风暴最大的时候,海边八级以上风力,红色暴雨,陆明华却还去见她…”
“这个人很不一般!”
马军按职责汇报道。
庄世楷微微颔首:“确实很不一般。”
“陆明华真是很不一般啊!”
“呵!”庄世楷把手中照片丢在桌上:“他竟然早就悄悄抱上内地的大腿了。”
“妈的。”
“这次他要不露出尾巴,假以时日,真成大患!”
庄世楷终于明白“陆明华”安保局长的位置,将来是怎么当上去的……
“我倒要看看是他的脸大,还是我的脸大。”
庄世楷冷笑一声。
“庄sir。”
马军听出不对劲。
他却不点破,而是讲道:“这些证据已经启动对陆明华启动调查。”
“向法庭申请一个调查令。”
“我很快要用到。”
“yes,sir。”马军抬手应道。
随后,马军离开做事,庄世楷掏出卫星电话,直接拨通驻港办号码。
“嘟。”
“赌…”
短暂的等待音响起。
这次,对面很快响起一道简洁利落的声音。
“我是杨建华。”
庄世楷马上换上一幅面孔,朗声笑道:“杨科长,喂,是我啊,庄世楷。”
“庄sir?”
杨建华语态有些转变,变得郑重些。
“你好,庄sir。”
只是她并不意外,继续说道:“恭喜您升职行动副处长。”
“按照港岛的话,扎职啦!”
杨建华笑呵呵的讲道。
庄世楷则表情莫测,带有深意的讲道:“呵呵,杨科长,我可不需要虚伪的祝福喔,更喜欢真心实意的朋友。”
“噢?”杨建华稍显意外,旋即笑道:“怎样才算真心实意的朋友啊。”
“那当然是请我吃饭喽。”庄世楷开着玩笑。
杨建华打趣着讲道:“那可真是奇怪了!”
“明明外面在刮风暴,怎么一天有两位港岛长官要和我吃饭?”
“是外面风暴不够大,还是有更大的风暴?”
庄世楷拿着电话不接茬,保持自身的压迫感,电话陷入短暂的沉默,旋即杨建华肃声讲道:“傍晚五点,赤柱湾餐厅,一起吃个晚饭吧。”
“好。”庄世楷出声答道。
“哒。”杨建华轻轻挂断电话,而她挂断电话以后,不是去开会、更不是去处理文件,而是第一时间把港岛纷乱的局面汇报给首都。
其实先前港岛局面最混乱的时候,反而不关内地有什么事,现在港岛局面拨云见日,大局已定,有些事情却牵扯到内地战略。
杨建华感觉棘手了。
庄世楷则把握十足。
全港。
没有人比他。
更爱国!
雨哗哗下着。
傍晚要比中午小一些。
“杨小姐,中午才来,晚上又来。”
“我这里的赤柱套餐很受欢迎嘛。”老板端着两个餐盘走出来,咚,咚,把两份和监狱一样的“赤柱套餐”摆在两人面前。
杨建华和庄世楷两人坐在饭店门口的一张餐桌旁,雨水淅沥沥顺着屋檐流下,滴落到两人脚边。
“是啊。”
“再带个朋友来吃吃。”杨建华转头朝老板笑道。
“见过,庄sir嘛,以前也有来。”老板搓搓手掌,先笑着打招呼,随后看出两人有正事要谈,笑着讲道:“那我先去忙了。”
风球有个特点。
来的快,去的也快。
登陆时间往往仅有一天,再算上提前刮风,后续余波,全程大概三四天便会席卷过境,结束风暴。
昨晚风球正式登陆,早上还风雨大作,下午便降至橙色预警。
老板离开。
杨建华把餐盘推向庄世楷:“中午和陆sir就是吃这个。”
餐盘里一个橙子,一份米饭,两素一荤,搭个清汤,老一套。
庄世楷拿起橙子掰着讲道:“最近我和陆明华有些事情弄的很不愉快,杨sir,你知唔知啊?”
杨建华从竹筒里拿出筷子,放在餐盘上对齐,抬起明眸,看向庄世楷有些意外的讲道:“你们还有矛盾吗?”
“我以为陆明华自从退出警队以后,你们便相安无事,没有交集。”
杨建华不是说假话。
内地方面一直这样认为。
“呵。”庄世楷轻嗤声,拿起一瓣橙子,塞进嘴里,咀嚼着道:“陆明华和你说了乜?要你罩他不出事?”
杨建华斟酌着语气,很谨慎的讲道:“没有。”
“我们就是随便聊聊,主要谈港岛面临的危机,以及回归后的局势展望。”杨建华仔细一想,猛然间,眉目凝重起来。
她当时就觉得这顿饭吃得很有深意,陆明华找她谈些为时尚早的事情,莫不是在给她传递某些信息?
此刻,杨建华终于明白了!
“这样啊。”庄世楷也明白了。
他把橘子继续塞进嘴里:“如果我告诉你陆明华涉嫌犯罪呢?”
“那你觉得97后的世界,还需不需要陆明华?”此刻,庄世楷表情沉重,穿着西装,很随意的靠在椅子上。
而他手中拿着橙子,嘴里却用一种很慢的速度咀嚼,一双眼神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扬建华看。
他要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