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0sc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從戰神歸來開始-第六百二十九章 忘了自己的責任是什麼嗎看書-e15sn

從戰神歸來開始
小說推薦從戰神歸來開始
“还行吧。”
这事闹大了对于柴田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当务之急是快点离开这里,至于王心怡这个女人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并不急于一时。
看到柴田没任何不满,郑强松了口气,只要应付了柴田,王心怡这边就容易多了。
王心怡虽然看起来家世不错,但杭城有钱人他见的多了,一般来说商不会主动与官斗的,除非两者的体量不在一个级别,虽然他的官职不是太大,但一般的大家族都会给他一些面子。
如果王心怡是个聪明人,应该看的懂自己三番两次的暗示才对,老老实实的同意自己的要求自然啥事都没有。
郑强询问:“不知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呢?”
王心怡回答道:“不怎么样。”
郑强:“……”
王心怡的回答出乎了他的预料,这是非要把事情给闹大,不想给他这个面子吗。
“你什么意思,我好心给你指条路,你这是不想领情吗?”
郑强颇为恼火,这女人是疯了吗,明知柴田有黑龙会的身份,非要讨回一个公道,这社会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社会,怎么可能处处存在公平呢。
“领情?明明我才是受害者,你却让我承担责任,真正应该承担责任的人却啥事都没有,你还舔着脸要别人领情,真是天大的笑话。”
洪荒:開局壹塊神級板磚
王心怡怒骂一声,这郑强一开始就在柴田面前一副低三下四的样子,之后更是颠倒黑白把锅全甩给了她。
让别人承担莫须有的罪名,居然还能说的这么理所当然,很难想象这话是从一个执法者嘴里说出来的。
郑强阴沉着脸:“死到临头居然还敢狡辩,看来你是不用刑不肯承认了。”
既然王心怡不肯承认,他只能动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来让王心怡承认了。
郑强吩咐道:“来人,把这两人带回去,好好审一下。”
陈渊淡淡道:“我看谁敢。”
郑强没好气道:“小子,难不成你还想拒捕不成吗?”
这个年轻人从头到尾都嚣张至极,如今居然还想反抗他,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不把他当回事的年轻人。
天使也修炼 三七雨林
“在汉夏还没人敢逮捕我。”
“我觉得你的级别不够,应该让权力更大的来处理。”
“让杭城的市局局长过来”
陈渊打了个电话随便吩咐了两句。
郑强自然不相信陈渊真的能喊来杭城的警方一把手,连他平时都很难见到这种一面,更别提陈渊了,那可不是有钱就能请的动的人物。
掌門高手
郑强嘲讽道:“小子,你耍我呢,就凭你也想见到我们局长。”
陈渊认真的说道:“你说反了,如果不是我给他机会,就连你们局长也没机会见到我。”
郑强:“……”
之前他还以为陈渊只是有点嚣张而已,但如今看来自己依然低估了陈渊,这小子还是一个疯子,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郑所长,你的能力似乎不行啊,要是再处理不下,我可要动用官方手段了。”
柴田威胁道,事实上他也不想事情闹的太大引起过多的关注,为了能快点解决这里的事故意给郑强施压而已。
不过郑强显然不知道隐情,还以为柴田真的准备动用官方手段,要是真到了那时候,他这个所长肯定会被问责的。
命运游戏之圣昊 因杨生柳
柴田吩咐道:“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
两名警员拿枪指着陈渊:“别动,要是你们敢有异常举动,我们可就要开枪了。”
陈渊反问道:“开枪?你们忘了自己的责任是什么了吗。”
那两名警员突然愣住了,不明白陈渊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军人在战场上保家卫国,而你们负责的是城市内的治安。”
“你们不去抓真正的坏人,却把枪口对着无辜的人,对得起你们帽子上的警徽吗。”
陈渊大声喝道,陈渊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这两名警员手上的枪情不自禁的就放了下去。
场上的局面其实谁都很清楚,真正要负责的人是柴田,但此刻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只能将枪口对准了无辜的人。
众人面面相觑,陈渊的这番话谁都明白,但往往不得不面对现实,柴田这种拥有强大背景的人,谁敢去得罪。
降职丢掉工作是小,一个不好甚至还有丢掉性命的可能,到时候谁又能为他们伸张正义呢。
大周王侯 大蘋果
虽然大部分人都很有正义感,但往往理性都败给了现实,没有谁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而让自己陷入无尽的麻烦。
“别听他的,你们要想想你们这么做的后果,难道你们想看着你们的家人被你们连累吗。”
郑强劝说道,不得不说陈渊的一番话就连他也动容了,可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人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有时候也只能牺牲别人的性命了。
柴田再次施压:“郑所长,我最后在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郑强大喝一声:“赶紧动手,你们连我的命令也不听了吗?”
其中一名高个警员看着陈渊:“你说的很对,不过我们只是小人物,没有自保能力,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
另一名矮个警员摇了摇头:“其实你们不该逞强的,接受所长的意见多好。”
这件事本可以和平解决,是陈渊两人不肯妥协,非要讨回一个公道,既然如此,无论发生什么,都只能由陈渊两人自己买单了。
他们很清楚,如果他们执意帮助陈渊,陈渊目前的处境就是他们的明天,或许比现在的陈渊还要更惨。
“我知道,你们心里的正义感并没有被泯灭,无非是被某些人的权势所胁迫的而已。”
陈渊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柴田一眼。
柴田得意的看了陈渊一眼,这就是属于权贵的实力,就凭陈渊也想和他们斗,真是不自量力。
仿佛已经提前看到了陈渊的下场,如今的他非常兴奋。
柴田接着将目光停留在了王心怡的身上,本来他还以为要得到这个女人多费一番工夫,如果王心怡被抓到了监狱,倒是省了很多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