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7a9有口皆碑的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二百八十一章你有沒有良心-0o8fu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秦北穆当初这么做,自然也就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自己的父母和哥哥,他太了解了,如今要面对的暴风雨,是他做了,就应该直面的,躲不掉的,虽然来的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快一些。
“哥,对不起。”秦北穆垂下了眸子,对于家人,他的心里始终是有深深的愧疚的,是他自己选择走了这条路,可是,还是让自己的家人因此承受了很多痛苦。
如今,父母既然已经找上门来,要打要骂,秦北穆都是愿意承受的。
这一声久违的“哥”才让秦北烟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弟弟是真的回来了,不是在做梦,也不是什么人弄成了跟他一模一样的脸,而是真的秦北穆,与他血肉相连的兄弟。 “你他妈还有脸叫我哥?秦北穆,你有没有良心?”
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 慕思杭
尚清秋和秦远山的脸色都不太好,最初看到秦北穆的照片的时候,知道他回来了,他们是高兴的,等冷静下来之后,就有了愤怒和责怪。
尤其是看到现在的秦北穆和南意棠这么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越发觉得生气了,还没有弄清楚秦北穆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他必然不是第一天回来了,可他第一时间想的竟然不是回家,他们这些亲人,一直被蒙在鼓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对不起,爸妈,对不起,哥,是我的错。”
“你小子到底死哪去了?五年了,五年,你知道吗?”
秦北烟是真的想打人的,只是抬起手,终究没有落下。
“伯父,伯母,进去坐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看到他们僵持着,南意棠轻轻的走了过去,劝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尚清秋看着南意棠,冷冰冰的问道。
“我……”
“妈,你别怪她,那些事情,是我自己筹划的,跟她无关。她也是最近才知道的,那五年,她跟你一样不好过,是我让她不要把这些事情给说出去的。”
城裏的魔法師
秦北穆担心南意棠被母亲为难,第一时间挡在了她的前面,把这件事情给拦了下来。
“你倒是会护着她,回来了,也第一时间在她的身边,那我们呢?我们都不是你的亲人了吗?”
“对不起,妈,我是因为没有瞒过她,才不得不坦白了身份。最初我回来的时候,她也是不知情的。您骂我吧,是我不孝,让你们为我挂心了。”
秦北穆垂着眸子,诚恳的道歉,尚清秋没说话,直接给他一巴掌。
“妈。”秦北烟虽然是真的生气的想要动手的,可是看到秦北穆挨打而无动于衷,这事他还真是做不出来。
絕世狂少
“你别护着他。”秦远山呵斥道。
从小到大,秦北穆很少挨打,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性格的原因,很少会犯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个护短的大哥,总是能够挡在秦北穆的面前。
“哥,我愿意挨打,只要爸妈能消气,其实我做什么都无所谓。”
秦北穆把南意棠给支开了之后,直接在父母和大哥的面前坦白了自己假死的事情,事情太过于复杂,他省略了一些细枝末节,不至于让父母把这些事情联系到南意棠的身上去。
这么解释了一番之后,他们简直更加生气了,不可避免的,秦北穆挨了打,被秦远山拿着棍子抽。
秦北烟还是没忍住拦了下来,不然的话,秦北穆还要吃不少苦头。
南意棠在房间里辗转反侧,她是不想打扰秦家的一家人的,只是放心不下,秦北穆假死这么大的事情,还一下子就是五年,秦远山夫妇是真的生气,怒意都已经写在脸上了。
忍不住跑出来看看情况,发现秦北穆跪在地上,秦北烟拦着,秦远山倒是没有再打了,可是秦北穆的身上都已经见血了,白衬衫上印出了血印。
“我真是白养了你这么个儿子,有什么事情不能跟家里商量,要你这样冒险去假死。秦家给你的还不够多吗?你冒这些风险去做这些事情有什么用?”
“我有必须要这么做的理由,孩儿不孝,让你们这样伤心,请爸妈原谅我。”
‘原谅你?我现在想打死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说你这么做的理由,难道你就连自己的父母哥哥都不肯相信了吗?’
“不是不相信,而是我现在没法说。”
“你……”
青春不曾失去你 付于心
天才医生混都市
秦远山气的把秦北烟给推开了,要给秦北穆一棍子。
只是,那棍子没落到秦北穆的身上,南意棠的身影太快了,直接趴在了秦北穆的身上,生生的受了这一下。
秦远山和尚清秋都愣住了,秦北穆的脸色更是变了,将人给搂在自己的怀里,心疼的不行,赶紧给她检查。
“棠棠?伤到哪了?”秦北穆又着急又难受,抬头道:“爸,我有错你打我就算了,能不能打准一点?”
“你,你这……还成我的不是了?”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总说 天崎风
秦远山也委屈,他是真没想动南意棠,这一棍子下去,他就很被动了。
“我没事。”南意棠抿着唇,忍着疼起身,和秦北穆一起跪着,“伯父,既然你们曾经让我进过秦家的大门,我就厚着脸皮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我跟秦北穆这辈子都分不开的,他做这些也都是为了我,要挨打,就该我们一起。请您别打他了,他身上的伤已经够多了。”
南意棠含着泪,哽咽着去脱秦北穆的衣服,秦北穆拦着不让,可是身上的伤疤已经露出来不少。
秦远山手上的棍子顿时拿不住了,尚清秋和秦北烟也都愣住了。
“伤?你在外面都干了什么?怎么会满身伤?”
“是因为我的身世有太大的麻烦,他为了保护我才做了那么事情。我是罪魁祸首,伯父,伯母,你们怪我吧,打我吧。”
南意棠说的那么快,秦北穆几乎拉不住。
“你……”
秦远山和尚清秋都有些气结,而秦北烟看着南意棠,心情有些复杂,因为孩子和那个男人的事情,他为秦北穆气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