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lu4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辭-第2366章 出現昏君只是時間問題展示-gap9r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
差瓦立很是感慨:“其实我自己真没什么想法,只要能对国家好,我就满意了。”顿了一下,差瓦立补充道:“其实,把陛下培养成这样一位昏君,我良心上是过意不去的。”
苍浩并没有差瓦立的这种自责感:“没办法,谁让他只适合当昏君,我们只是提供了选美这么个机会,他自己要是不好色会上钩?!”
差瓦立长呼了一口气:“我多么希望他是一位明君……”
“你知道吗,真正的问题,根本不在他身上,而是在你们国家的这套制度上面。”苍浩语重心长的分析起来:“君主制度已经不适应于当下的时代,你们国家早就应该做出改变,可实际上没有,那么出现这样一位昏君,就是必然结果。事实上,就算他真的是一位明君,也只是他自己的事情而已,他根本没有办法保证,后代子孙是不是会出现一两个混蛋。民选的领导人,如果出现了混蛋,大家可以把他选下去,可君主是依靠血统承袭权力,你除非发动一场革命彻底推翻王室,否则没有办法剥夺昏君的权力。君主制度最大的弊端就在这里,你必须祈祷每一位君主都足够贤明,可这又是不可能做到的,出现昏君只是时间问题。”
庞劲东也是这么想:“君主制度之所以被彻底淘汰,原因就在于这些弊端,传统君主制国家都已经转型为君主立宪制,偏偏贵国的君主立宪只是形式而已。所以,最根本解决之道,还是建立一套更加科学合理的制度,至少建立真正的君主立宪制,哪怕是再出现这样的昏君,能够起到的负面影响也非常有限。”
“好吧……”差瓦立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我马上就提出请求!”
差瓦立立即向王室请求,恢复传统娶妃制度。
必须一提的是,这个请求不是说以后暹罗男人都可以娶好几个老婆,事实上暹罗实行一夫一妻制,只是很多有钱人养了外室,这种现象在全世界都很普遍。
差瓦立的这个请求,只是要求国王可以娶好几个老婆,跟其他任何人都没关系。
原本差瓦立内心忐忑不安,担心请求被拒绝,或者遭到外界的抨击,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外界做出任何反应,国王陛下本人就直接同意了。
也就是同意娶妃第二天,新任国王直接把那个空姐,给娶回王宫了,练一天都没耽搁,速度快得差瓦立瞠目结舌。
这位空姐,或者更应该说新任王妃倒是挺有风度,嫁给国王当天就宣布退出选美。
原因很简单,她都已经是王妃了,妥妥就是选美冠军,谁敢跟王妃竞争,所以她就把机会让给被人了。
说起来,她参加选美本就是为了逆袭人生,如今一步到位进入王室,也没有继续选美的必要性。
新任国王这个决定引发滔天非议。
老国王尸骨未寒,新任国王就忙着娶妃了。
更不用说,暹罗王室废储一夫多妻,已经接近一个世纪,新任国王上台之后没见其他为政举措,最先做的竟然是找小老婆,世上哪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儿。
如同苍浩判断的一样,民间出现越来越多不满言论,有些人甚至直指新任国王应该下台。
不过,娶妃的始作俑者是差瓦立,连新任国王本人都饱受批评,差瓦立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这一天,差瓦立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吵嚷嚷。
差瓦立正要问一下怎么回事,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了,提轮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差瓦立的手下跟在后面想要阻拦。
这阵吵嚷声,就是差瓦立的手下发出的,这让差瓦立非常不满:“提轮将军,如果你想要见我,可以跟我约个时间,也可以先行通报一声,你就这样直接闯进我的办公室,让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这是又发生兵BIAN了。”
“兵BIAN”在暹罗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词,长时间横亘在内阁和王家军之间,毕竟内阁一次又一次被王家军的兵BIAN推翻。
平常大家尽量不提到这个词,装作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但差瓦立才不管这些:“我现在要不要跟你走?”
提轮颇有些尴尬:“你别误会,我找你有事。”
差瓦立摆了摆手,示意手下出去,然后笑着问:“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差瓦立你什么意思?”提轮质问:“你为什么要搞选美?”
“这不是为了庆贺国王陛下登基吗,再者说了,内阁只是提出了这么一件事,真正落实操作的是一些企业家,内阁并没有真正参与其中。”
“那么纳妃又是怎么回事?”
“这事儿你应该去问陛下。”差瓦立一摊双手:“是陛下纳妃,又不是我,你问错人了吧!”
“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要向陛下提议,恢复纳妃制度?”提轮非常不满:“你身为内阁领导者,不去想着如何建设国家,却想着让陛下纳妃,你实在太不称职了!!”
“你是说这事儿啊,我市提出一系列建议,恢复暹罗传统礼仪制度,纳妃只是其中一项而已,有什么问题?”差瓦立一摊双手:“全世界目前只有我们暹罗,面见国王的时候需要跪拜,当年这可是你们王家军提出的,为了彰显国王陛下地位尊崇。我的做法,也只是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而已,让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发扬光大,进一步彰显国王陛下的伟大,难道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难道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就是纳妃而已?”
血色年 流浪的野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娘
火影之最强卡卡西
“这也是一部分吗。”差瓦立想要推卸责任,可是在推卸不掉:“这只是一件小事,你干嘛这么激动?”
提轮楞了一下才回答:“因为……我不希望国王陛下沉迷后宫,却忽略了更重要的工作!”
“什么该做,什么不能做,陛下自然有分寸,不需要将军你操心,难道你想干涉王室内务?”
提轮一时无语,他绝对不敢点头,毕竟这可是不敬的大罪。
“我提出这个意见,只是顺应时势,如果陛下认为不妥,自然会否决的。”差瓦立一个劲摇头:“然而,陛下没说什么,你却大发雷霆,你是不是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和角色了?!”
内阁成员平常见到军方的人,都是各种谦卑恭让,因为王家军的瘟神们,一个不高兴就会兵BIAN。
但差瓦立可一点不惯着,先前内阁和王家军几次交手,都以内阁大获全胜告终,这也导致提轮不敢对差瓦立太大脾气:“国王陛下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陛下自身当然有足够的声明,但有时也会被蒙蔽,所以臣子的忠诚非常重要。而你不引导陛下治理国政,最先想到的却是纳妃,你这是要把陛下引向歧路吗?”
“陛下有别普通人,一夫多妻也是正常的,没有你说得这么严重吧!”
提轮气呼呼的道:“陛下当然不同正常人,但既然是你提出这个主意,我怀疑你居心叵测!”
突然之间,差瓦立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变:“我作为臣子也只是办事而已,其实你说的没错,当下最重要的工作,根本不是陛下纳妃。”
亂世嫡女
“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提轮微微一怔:“你后悔了?”
“谈不上后悔,我说了自己只是办事的,有些话不方便从陛下嘴里直接说出来,就只好由我来说了。”差瓦立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事实上,我认为当下最急需要做的工作,是采取一系列惠民政策,比如给底层贫民发放生活用品和食物,帮助陛下树立良好的形象,正确民众支持。有关计划,我已经报送陛下,但陛下更关心的,却是其他事儿,我也没有办法啊……”
提轮从差瓦立这些话当中听出来点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国王陛下暗示你,自己想要纳妃,然后你对陛下提出这么个建议,然后陛下顺势答应?”
“我什么也没说。”差瓦立一摊双手:“尽管在百姓看起来,好像我这个角色非常重要,其实在暹罗政治三驾马车当中,我是排在最末端的,任何势力都要比我更加强大。我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往往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清楚?”
提轮玩味的打量着差瓦立,一时没说话。
“我要继续工作了,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可以出去了。”差瓦立冷冷的道:“再次提醒,下次你想要见我,最好遵循正常程序,否则很容易被人误解。”
随后,差瓦立低下头去处理文件,不管提轮再说什么,都不理会。
轮回之无限进化 秦老二
提轮自觉无趣,留下来没什么意思,自己又不可能真的兵BIAN,至少是暂时不能,于是转身出去了。
正是提轮走了没多一会儿,差瓦立立即拿出一部保密手机,给苍浩把电话打过去了:“我知道了……”
差瓦立把提轮来访经过说了一遍,苍浩却听糊涂了:“你知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