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1kz爱不释手的小說 不敗天王 愛下-第四百六十八章 雲州不簡單分享-4f0k3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
刚刚还凶神恶煞一般的李家五人,此刻欲哭无泪。
他们身为李家的干将,何时这么狼狈过?
这么丢人,比杀了他们更难受。
他们只能抱着膀子,慢慢挪走。
凯撒会所里。
韩啸虎非常恭敬的站在包厢门口,道:“嫂子,刚才有人过来闹事,说是上京李家的人。”
“啊……”
听到这个话,黄妙马上紧张起来。
“不过已经被我们赶走了。”
我的余生有個妳 辛顧情
无上魔尊 孤焚
韩啸虎继续说道,“请嫂子放心,有我们在,没有人敢来打扰。”
徐静交代过,外面有任何动静都要及时的向她汇报。
听了韩啸虎的话,徐静松了一口气。
“知道了,幸苦了,小虎。”
快穿之不当炮灰
“不幸苦。”
韩啸虎说完,退了下去。
黄妙还有些懵逼,李家的人真的来了!
他们这么快就到了云州,找到这里,却直接被赶走了?
上京李家啊!
“小静,他们就这么走了?”黄妙紧张的问。
“韩啸虎说他们走了,那就一定走了。”
徐静微笑着淡定的答道,“小虎不会骗我的。”
“放心吧,在这里很安全。”徐静补充说道。
做完了一套流程,徐静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疲惫状态减轻了很多。
这个女技师手法很好,是云州数一数二的按摩师。
徐静起身,看着黄妙:“你感觉怎么样?”
黄妙伸了个懒腰,全身上下的筋骨好像活动开了,她不禁有些诧异。
技师的推拿手法真不错。
“谢谢。”黄妙礼貌的对技师道谢。
“不用,您是徐总的朋友,自然是我们凯撒最尊贵的客人。”
两个女技师行礼退下,黄妙和徐静沐浴完换上衣服。
到现在黄妙也觉得自己跟做梦一般,她惹到了那么大的麻烦,在她看来自己是死定了。
可到了徐静那里,似乎成了小事。
她可以安心的在这里享受按摩,外面一切的麻烦,自己不用管就被人处理妥当了。
有这个姐妹在,真的好有安全感。
换好了衣服,徐静俩姐妹走出去,正好林轩开车过来。
看到林轩,徐静心里欢喜,快步迎上去。
她假装神秘兮兮的问林轩:“你有没有发现我哪里不一样了?”
林轩故意打趣道:“发现你记性变差了。”
徐静娇嗔的哼了一声,这个人怎么还记仇啊,不就是记错了他说的话么。
黄妙不满的在一旁嘟着嘴,说:“喂,你们有没有考虑到这里还有一条单身狗啊。”
林轩这才将目光看向黄妙,他语气平静,淡淡说道:
“你的事,我听静儿说了。”
“上次李正纠缠你那事,都是我没有处理干净,才惹出这些麻烦。”
“所以,这是我的失误。这件事,当然还是由我来解决。”
“作为徐静的好朋友,在云州,没人敢欺负你。”
“等回了上京,依旧没有人敢欺负你。”
黄妙看着林轩有些恍惚。
她此刻更加羡慕徐静了。
论相貌,自己也不比徐静差多少。
论身材,她经常要训练形体,也不比徐静差。
自己可是演员,是明星啊。
为什么自己就找不到一个像林轩这样可靠的男人?
想起上次霸道的浪漫,随后林轩回避了她晚饭的暗示。
黄妙心中百感交集。
徐静真是找到了一个好老公,面对任何女人,林轩都可以毫不动心。
“快到晚饭了,黄妙你也一起来家里吃饭。”
曇花琉璃心 彼岸誮
徐静点点头,“妙妙,今晚就去我家吃饭吧。”
黄妙直接被徐静拽上了车。
……
听到开门声,苏岚出了大门,看见黄妙脸上露出喜色。
“欢迎大明星,也回云州了?”
“苏姨好。”
黄妙点点头,开心的打招呼。
“没事常来家里玩,饭菜马上就好。”
苏岚亲切的拉着黄妙,迫不及待的拍了几张自拍合影,还比着剪刀手。
然后赶紧修图,准备发到朋友圈去。
“啊,好可爱的小女娃,是林轩的妹妹?”
“我的天啊,林轩居然有个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妹妹。”
黄妙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她坐在沙发上,不停的逗着奶声奶气的囡囡玩。
林轩也不插话,女人之间的话题,没什么可插得上嘴的。
他干脆去到厨房帮张桂枝做饭。
“小静,好羡慕你啊,有一个那么爱你的老公,对你们家人那么好。”黄妙羡慕的说。
徐静笑了一下,“你也是我的家人啊。”
她也觉得很幸福,有时候想想真的觉得一切都跟做梦一样,如此的不真实。
就算是做梦,她也不想醒来。
她只会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把梦境变成现实。
我的蠻荒部落
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饭菜很快就好了。
徐松也回到了家里,大家坐在一起吃饭。
跟徐静家人在一起,黄妙再一次羡慕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家庭氛围非常美满。
“这段时间,你就住我家吧,等那边事情处理好了再回去。”
吃过饭,徐静开口道。
黄妙本来想拒绝的,这样太麻烦他们了,而且自己惹的篓子还不小。
林轩知道黄妙在想什么,直接道:“你就别客气了,小静的性格,她不会让你一个人去住酒店的。”
“那我就勉为其难住下了,对了,我的事……”
“小事情。”
林轩说完,去厨房给徐静切水果。
……
一天后。
李家。
李正看着狼狈不堪的刘飞等人,一脸的阴霾。
“废物,干什么吃的,没用的东西!”
他一脚踹到刘飞的身上,火冒三丈。
“我让你们去抓人,你们去吃屎了?”
这几个手下衣衫不整,蓬头垢面,一个个落魄的就像街边的流浪狗。
刘飞欲哭无泪,要不是求爹爹告奶奶让一个卖水果的大妈借手机打个电话,联系上刘家,打钱过去,他们恐怕都要冻死在云州街头了。
“李少,云州真的不能去,真的是禁地啊!”
刘飞喊着,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在上京,作为李正手下干将,狗跟着主人也能沾沾光。
三教九流各个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见了他也会给些薄面。
从来没有人能够这样对自己。
諸天世界我為帝 綠豆冰糖水
把他们的衣服全部扒光了,丢到大马路上不管。
让他们看起来狼狈的像乞丐。
尤其是那个对手的眼神,透露着不屑轻蔑。
就算听到他们是上京李家的人,也照样不给一点面子。
云州,绝对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