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序章 迴歸的小小風波分享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轻轻的晃了晃脑袋,将一切不相干的杂念思绪直接斩去,强行恢复绝对清明的夏冉,站在大光球的照耀之下,于平台上仔细的检查审视自身的灵性状态。
不过结果也是一样的,仿佛量子纠缠一般的状态联系依然存在,第二法也仍然在发挥作用,不管是主动或者被动的特质,貌似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然而。
无论如何也罢,「兼容模式」的状态还是变成了灰色,他无法直接同步那重存在之身的情报——
当然,也不能够说完全不能同步,主要问题就是需要同步的数据量太大太大了,即使是计算力媲美超级计算机,思维能力远超常人无数倍,他也仍然无法很好的全部承载下来。
而造成这样的状况的最主要原因,貌似是因为时空两端的时间流速的巨大差异。
魔佛分身所在的维度时空,时间流速真的是过于丧心病狂了一些,具体的比例夏冉还没有准确测试出来,但是真的已经不是“这边一日,那边一年”的小儿科状况了。
毕竟要是只有区区三百六十五倍的时间流速差异的话,那么这种情况对他而言,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
断然不至于出现这样的现象才对……
所以魔术师有些怀疑,会不会就在这段短暂的时间里,魔佛分身那边就可能已经过去了数百载的光阴岁月……
“只能够慢慢来了……”魔术师有些头疼而且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抚额,问题其实倒也不算太糟糕,只要第二法仍然在持续发挥作用,就不虞有什么麻烦。
诸天无二,多元唯一,他只会是他自己,而不可能会成为别的什么人。
而且换个角度来想的话,这也不是没有好的方面……
他在之前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打着某种主意,觉得或许时间一到,自己就能够取个巧,直接回归。
到了那个时候,或许在空间的超然规则之下,自己的所有存在形式包括分化出来的多重存在之身,都会被连带着一并回收带离,从而逃过佛门大佬不怀好意向自己伸出的“魔掌”……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行不通,计划可以说是宣告失败了。
只不过,单纯从感受上来看,既然夏冉的第二魔法仍然是可以发动的,也就是说只要他自己愿意的话,那么现在还是可以将那重存在之身给直接收回来……
只是夏冉非常认真的思忖了一下,最终按下了这个想法,没有选择这么做就是了。因为他觉得既然那位佛门大佬没有恶意,那么想必就是这种举动其实大有深意。
既然自己的那重存在暂且没有危险,那么就先这样子,不必急着收回来,可以先留着插个眼之类的,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佬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反正夏冉先前就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准备将自己的多重存在放出去遨游大千。
魔术师一边思索着各种有的没的,一边轻轻的俯下身来,将旁边的金发少女轻轻抱起来。
阿尔托莉雅的能力还不足以达到他的程度,可以洞悉空间的超时空传送的奥秘,不受任何影响,所以在回归之后,没有能够像是夏冉那样,一直都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就和过去一模一样,无论是有准备也好,没准备也罢,在她主观的感受来看,或许都是半梦半醒之间,懵然不觉的就已经迎来了另一个次元的未知时光了。
“唔……”
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哼传来,却是被魔术师刚刚抱起来的阿尔托莉雅,也已经迅速的苏醒了过来。
或许本来她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够苏醒的,但是这下子被外力触动了,自然便加快了这段进程,毕竟这半梦半醒一般的状态本来就像是睡梦一样,而她又正好是感觉灵敏之人。
就像是正常人睡觉那样,只要不是睡得特别死,那么被人摇晃几下,也应该醒过来了。
“你醒了啊,我正想着要不要抱你回房间呢。”夏冉一脸淡定的说道。
虽然这个人区域就是当初他出于某种恶趣味,也是为了提醒自己每次出任务之前,迅速进入状态,从而设置出来的「主神空间」的样式的背景主题,只有一个固定在无尽虚空之中的巨大平台……
以及一颗只会发光,也只能够充当光源,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功能都没有,也没有办法查询兑换强化属性的大光球……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了两扇孤零零的门,分别通往普通迷途者的公共区域,以及通往半神境界的真正资深者的集会区域,并没有什么个人房间的设置。
只不过,这又不是不可改变的,稍微花费一些微不足道的积分就可以了,他刚刚就在琢磨着要不要重新设置一下个人区域的主题风格。
“嗯,Master……我、你……怎么……”
阿尔托莉雅在他的臂弯里转头看了看四周,眼神迷糊了一瞬,然后才恢复了清明,她抬头打量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个人区域,禁不住的挑了挑眉毛——
“这是……大圣杯内部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有些没有能够反应过来,只是理所当然的想起了在回归之前发生的事情。
作为同样具备正式编制的空间编内人员,她在回归的瞬间,自然也被法则力量一并带了回来,大圣杯内部的恶意魔力即使再为庞大,也无法阻止空间的伟力。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毫无准备的阿尔托莉雅其实就和其他人一样,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就是记得自己不久之前还在大圣杯的内部之中探索着,想要拯救爱丽丝菲尔的生命……
而在大圣杯之内的风景,一开始所呈现出来的是仿佛无穷无尽的灼热黑泥,那是此世七十万万份量加起来,从而汇聚而成的全部之恶。
尸山血海,无边无际,仿佛是一个彻底毁灭的腐烂世界一般。
天上只有一个漆黑的太阳,或者说那干脆就是一个“孔”,密度无限大,足以压碎世间的一切事物,所以才会被误认为是像黑洞一般的天体……
骑士之王这才充分地感受到,自己当初追寻的圣杯到底变成了怎么样的一种扭曲事物,要是当初御主没有阻止自己的话,能不能实现愿望先不说,但是绝对会酿成无比可怕的灾祸。
她以自己的神灵视点,清晰的看到了圣杯的无色之力受到污染,虽然“实现愿望”这一机能也并无改变,但是实现愿望的方式被加上了无尽的“恶意”,往往只以会带来破坏和灾难的扭曲形式得到实现。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序章 迴歸的小小風波推薦
所以一旦被解放,大圣杯就会开始流淌出“此世全部之恶”,唤起灾厄的灾厄,直至毁灭掉理应诅咒的所有人类为止,都不断的散布恶意……
即使是她成长到了目前这样的程度,完全超越英灵从者的规格,也依然无法单枪匹马的正面抗衡这种份量的概念之重,只能够在其中自保而已。
而且在进入大圣杯内部之后不久,盘踞在大圣杯深处的无尽恶意的本体,也终于是盯上了阿尔托莉雅。
接二连三的变幻场景,将她和其他人分隔了开来,同时也是想要扰乱她的心神,干扰她的判断。
从当初的那次圣杯战争之中,黑骑士兰斯洛特的再次现身……
到血染的落日战场,无数骑士伏尸的剑栏之战……
再到假设她许下愿望,通过大圣杯的无尽魔力实现了梦想,回到过去拯救了不列颠的美好光景,把卡美洛的前途照耀得光芒万丈的,无数的欢喜和称赞……
就是这样,大圣杯的恶意魔力漩涡所模拟出来的逼真幻境,一直都在不断的变化,黑化的爱丽丝菲尔也频频出现在她面前,或是好言相劝,或是软语哀求。
饶是阿尔托莉雅意志坚定,也还是险些被动摇了,也幸亏御主已经想办法帮她圆了一次梦,很大程度上的消弭了她的执念,否则的话,结果会怎么样还真的不好说。
毕竟这属于被打中了七寸,大圣杯模拟出来的幻境往往是直指人最痛的逆鳞,最深沉的执念的。
再接着就是现在这样了,阿尔托莉雅发现眼前的场景再度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居然变成了自己记忆之中的空间里的个人区域场景,自然下意识的认为可能还是大圣杯变幻出来的迷惑性场景。
“……不是。”魔术师言简意赅的回答道。“我们已经回归了,出了点小小的意外。”
“什么?!”少女的纤细眉毛一下子高高扬起,有些接受不能的样子,“已经回归了?为什么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你应该能够分辨出真伪,这已经不是此世之恶模拟出来的情景了……”夏冉与她对视着,尽可能平静的回答道,实际上却是顾左右而言他,。
“不是,我是说为什么会这样?”
阿尔托莉雅从他的臂弯里跳了下来,体态轻盈的少女对此非常熟悉,并不陌生,也不意外。毕竟在她还不会飞行的时候,经常都需要依靠御主来达成快速机动。
她紧紧的皱着眉头,再次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空间环境,确认貌似的确是这么一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我记得滞留时间还有至少三个多月来着的……”
“所以才说出了点小小的意外,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
魔术师叹了口气,这个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人家大佬屈尊绛贵,亲自过来招聘自己。
“意外……”阿尔托莉雅蹙眉,她讨厌这个词语,而且现在冷静思考一下之后,更是发现这事发突然,实在是太过仓促了一些,回归之前正在进行的事情,根本还没有来得及解决……
“那个,话说回来,美狄亚她们不会有问题吧?”
因为回归得太过突然了,所以她着实有些担心,自己和御主的突然离开,不但救不了爱丽丝菲尔,还会让美狄亚等人陷入危险之中……
就像是和队友约好了副本开荒,结果刚刚进去没多久,其中两个人就直接退了本。
——这不是坑人吗?
“美狄亚要比你想象的更可靠一些,她说是没有把握,但是始终研究了大圣杯足足十年的时间,连第三法的道路都被她确切的找到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应对黑泥的方案……”
魔术师眨了眨眼睛,语气非常淡定的回答道。
“说实话,要是真的在冬木市的灵脉地开战,她足足经营了十年之久,就算是你正面对上她,或许都没有太多胜算……而且虽然事发仓促,但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所以你不用担心。”
尽管自己也是颇感头疼,心里也有些没底,但是在这个时候,却绝对不能够表现出来。
毕竟要是自己都不够冷静的话,又还能够指望谁来扛起这份责任呢?
阿尔托莉雅闻言,这才稍稍放宽心,她轻轻的呼了口气:“这就好,我就担心可能会出问题……”
她说到这里,上前几步来到夏冉的身前,又想起了什么,继续紧蹙眉头:“等等,好像还是忽略了什么事情……对了,Master你还没有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终于是发现了到底哪里不太对劲,少女用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御主。
“……”
“……”
咦,好像没有成功的转移注意力?难道是因为经验积累的缘故,阿尔托莉雅现在变得不好对付了?
“我也不太清楚。”夏冉感到有些惊奇,不过他还是稍作沉吟,然后摇了摇头,似乎很诚恳的回答道。
“嗯?”
阿尔托莉雅似乎是不太相信的样子,目光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妙起来,她微微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魔术师。
“Master你也不知道?”
如果说之前她还下意识的觉得这是什么突发的意外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基本确定,这件事绝对和自己的御主有关系了。
所以说——这个家伙又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做。”
夏冉轻轻举起拳头,放在嘴边咳嗽一声,一脸淡定的说道,只是他的视线越发的变得飘忽不定了起来。
“我还什么都没有问呢,Master,刚刚那只是我的心理活动……”阿尔托莉雅很是不满的说道,拖长了声调,自己才刚刚怀疑他,他就马上跳出来否认了,这难道不是心里有鬼么?
“你的脸上明明写满了对我的不信任,所在我眼里你其实已经问出来了……”夏冉一本正经的为自己辩解。
“……”
“……”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Master?”阿尔托莉雅轻哼两声,似乎并不想这么容易的让自己的御主蒙混过关,“难道就不能够告诉我吗?”
“都说了,我也不知道,你看我真挚的眼神……”魔术师非常诚恳的说道,同时用非常真挚的眼神凝视着自己的从者。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阿尔托莉雅顿时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这人已经不是在敷衍了,而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你为什么不相信?觉得我会骗你?”夏冉摊开双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不信的话,其实你可以去验证的啊!”
“这种事情……我怎么验证?”
“百度啊,只要搜索一下我是不是在撒谎,保证搜索结果为零,可见根本就不存在这么一回事……”
“你……”
阿尔托莉雅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这人能不能听听他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就在她又气又恼,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魔术师却是又笑眯眯的挥了挥手:
人氣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序章 迴歸的小小風波分享
“好了好了,能够告诉你的我肯定会告诉你,主要是我现在真的还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同样云里雾里的,这个可不能够怪我啊……”
他当然也知道阿尔托莉雅心思敏锐,这样的交代并不能够让她满意,只是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他自己都还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告诉这个骑士少女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能够让她徒增烦恼……毕竟就算是她的神经再怎么粗大,也很难在知道了具体情况之下,继续保持平常心。
还不如让她自己胡思乱想呢——
毕竟就算是阿尔托莉雅再怎么脑补,也不过就是觉得自己的御主可能是玩脱了,搞砸了什么隐秘的计划而已,不过既然还能够在仓促之间处理好一切,想必不会是太糟糕的情况。
如此的话,也不至于会太过忧心。
“我可不这么觉得。”
骑士之王咬着自己的嘴唇,用异常复杂的眸光紧紧的盯着他,她的脸色非常严肃,而且有些不悦。
“Master,我是你的从者,也是你的剑,为什么你总是要将我排除在外?为什么你总是想要瞒着我?”
“……”
“……”
魔术师像是沉默了一下,然后他直接上前一步,来到少女的跟前。
恼怒的阿尔托莉雅本来是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于是也不禁疑惑,不过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两只手掌已经直接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她下意识的抬眸,正好对上一双清凉澄澈的眼眸。
“阿尔托莉雅,抱歉,我居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柔和的声音响起,让少女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一秒钟之后,她理所当然的有些慌乱的试着挣脱了起来:
“你……Master、你……你干什么?”
因为这暧昧姿势委实让她有些惊恐,因为御主双手搭在自己肩上,一脸温柔的凝视着自己,嘴角含笑。
这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避开他的视线,往后拉开距离,原本心头的满腔恼怒,一下子就全部都不翼而飞了,好似是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于是直接就给浇灭了一般,只剩下了窘迫与莫名的慌乱。
说起来也是非常古怪的一件事情,明明之前被那么亲切的公主抱,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甚至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然而现在,只是被夏冉上前一步,双手搭肩,双目对视,她却就突然慌乱了起来。
脸颊不由得飞起一片红晕,大脑也在迅速的升温,整个人都手足无措起来。
她依旧站得笔直,可是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知道要往哪里放,抬起些许又放下来,如此三番数次,似乎是想要推开身前的人,却最终又没有动作,只能够无措的绞着手指。
但是她也没办法啊!
因为这个姿势……没错,就是这个姿势!
自己之前好像在电视上经常看到!按照套路来说,接下来……接下来就是……就是男女主角做……做……
啊啊啊啊啊啊!不能再想下去了!
御主接下来想要对自己做什么?他想要对自己说什么?
自己要不要……答应他?
少女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这也让因为双手搭上她的双肩,从而清晰的感觉到颤抖的些微幅度的魔术师感到有些奇怪……不是,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不过他也不如何在意,因为刚刚才酝酿好情绪,组织好语言。
夏冉温声的开口:“抱歉,都是我的错,我居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不过我还是希望阿尔托莉雅你不要想太多,我其实真的不是想要隐瞒你什么,不信任你之类的……”
“我……我……”
少女的秀发在大光球的光线照耀之下,反射着纯粹的光芒,灿灿如今,翠绿色的明亮眼眸里明显流露出一丝窘迫,她紧紧抿着唇角,把脑袋垂了下去。
莫说是脸颊了,就连耳根、脖颈等地方,也变得通红起来。
“你也不要总说什么是我的从者,是我的剑之类的话,我其实从来都没有这么想……”魔术师仍然在继续说道,“都已经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没有发现吗?我们其实早就已经是家人了……”
“我、我知道……”
阿尔托莉雅连连点头,但是紧接着,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诧异的抬起头来:“诶、诶?!家人?!”
貌似情况有些不太对?
下一刻——
“没错,你完全可以放心的依赖我,我其实一直把你当妹妹的……”魔术师无比严肃的说道。
“……”
“……”
气氛一时间凝住了,空气寂静得能够刺痛人的鼓膜。
阿尔托莉雅整个人都愣住,身体也明显变得僵硬了。片刻之后,她低下头去,肩膀微微颤抖了起来。
“阿尔托莉雅?”
魔术师有些疑惑的歪歪头,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崩断的声音。
“誓约──”
下一个瞬间,他看到少女后退一步拉开距离,以双手挽起必胜的黄金光辉,直接将他眼中的世界一分为二,彻底分割,疾速奔走的光之洪流伴随着言灵在顷刻间完全解放!
“──胜利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