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第三百六十六章 回到望星閣熱推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好!我们走吧!”林清婉推开窗,神鸟凤凰已经等在窗外了,她推开窗户,轻轻的跳上了凤凰的背。
神鸟凤凰轻轻的鸣叫了一声,便跟在苍穹身后振翅飞起,带着林清婉掠下了九华山。
花草树木,山川河流迅速在林清婉脚下飞掠而过。
林清婉在云层飞了许久,终于到了凤城的皇宫上空,她在神鸟凤凰背上低头看去,她看到南渊国皇宫内乌压压的都是人群。
所有的官员都和星官都在朝着望星阁的方向赶去。
望星阁大门入口处聚满了人群,有盛大的阵仗,侍从如云,似乎是在迎接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到临。
怎么回事?莫非望星阁发生什么事了吗?
云层之上的风太大,林清婉伸手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被风吹散的乱发,忽然间碰到了一个冰凉的发簪,不由得怔了怔。
然后突然想起来,这发簪是苍穹送给她的,他说这发簪可以让她在危难关头脱身,让她时刻带在身边。
她正想着,突然远远的在众人群中看到了一袭白袍的国师君离澈。
望星阁的顶楼上,国师君离澈站在万人簇拥之中,迎向了一身明黄色龙袍的九皇子。
林清婉怔怔的看着国师君离澈恭敬的朝着九皇子行了一个礼,然后和九皇子一起转身,朝着望星阁的神庙步去。
怎么回事?她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九皇子会穿着龙袍?为何父亲甘愿对他俯首称臣?
不过二十多天没见,她的父亲似乎老了许多,那个原本玉树临风的父亲,步态之中竟然有了龙钟之感。
她定定地看着国师君离澈,虽然隔得很远,但是国师君离澈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他走在台阶上时,突然骤然回头,看向天空。
那一刻,林清婉心里一惊,看着国师君离澈一脸的疲倦之意,眼睛一热,几乎要掉下眼泪来。
她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看到国师君离澈的样子便知道,九皇子不知道使用了什么阴谋诡计,才让她的父亲对他俯首称臣。
她若是能早点学会术法,她的父亲也不至于任人摆布。
一时之间,她只觉得心里刺痛难当,再也忍不住将头埋在神鸟凤凰柔软的羽毛里,在九天之上轻轻的哭泣。
“婉儿,你这样很容易被其他人发现,你还是用隐身术吧!”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第三百六十六章 回到望星閣相伴
苍穹看着林清婉不由开口提醒道。
他看到她突然悲伤的哭泣,心里没来由的感觉心疼,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着。
“国师大人,你在看什么?还不快点开始登基大典?”
九皇子不悦的催促道,也抬头朝天空望去。
然而,他只看到碧空如洗,万里无云的天空,什么都没看到。
“没什么,我们开始吧,不过——皇上你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不可以为难和伤害公主和公主府的人。”
国师君离澈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
站在走向神庙阶梯之上的国师君离澈,突然回头看着九皇子说道:“国师大人请放心,只要我成功登基,绝不会为难公主和公主府的人。”九皇子应了一声。
“嗯!如此便好!”国师君离澈没有多说什么,凝视呢一眼天空便转过身来,头也不回地继续朝着神庙阶梯上走去。
“我父亲为何突然对那个阴险狠辣的九皇子言听计从?”
骑在神鸟凤凰背上的林清婉突然扬起头,看着苍穹,眼神黯淡的问道。
“一定是那个人用什么让国师大人不得不低头的筹码,胁迫他做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吧!”
苍穹看着林清婉说道。
“那我现在就下去杀了他,他便不能再胁迫我父亲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了吧?”
林清婉毫无畏惧一脸杀气的看着九皇子说道。
“不可以,若是你贸然冲下去,不仅杀不了九皇子,就连你也会陷入险境。
你那么做不仅帮不了国师,反而会连累他,你平日里冷静睿智,如今是怎么了?”
苍穹摇头,一把拉住她,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先静观其变,若非万不得已,绝对不要让人发现我们的存在,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苍穹看着林清婉似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说道。
林清婉飞在云端之上,看着望星阁的神庙,那里摆着一个巨大的祭坛,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就等九皇子和她的父亲走上台阶,登基大典便可以开始了。
走在国师君离澈身后的九皇子正走在台阶上,突然问道:“国师大人,你一直是南渊国乃至整个天玄大陆神一般存在的人物。
竟然只为了一个女子如此将性命都不管不顾,值得吗?”
九皇子沉下了脸,叹息着摇了摇头,完全不能理解他的做法。
精品都市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txt-第三百六十六章 回到望星閣推薦
“国师大人,你,我的父王和母亲,你们还真是一模一样,为了所谓的爱情,竟然愿意舍弃一切,我实在无法理解你们这种愚不可及的行为。”
九皇子看了一眼国师君离澈不解的开口说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值不值得,也只有自己才知道。
将来若是你能遇到一个你真心喜欢的人,你便能理解你母亲当年的做法了。”
国师君离澈语气淡然的说道。
九皇子此刻五味杂陈,他终于可以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想要得到的一切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国师君离澈提到他的母亲,他的神色微微一动,仿佛被刺中了心底某处。
他那个早逝的母亲永远是他心底的隐痛。
因为他母亲的原因,他从小就被他的父王厌弃,从小就被送到了九华山深谷。
从他六岁起,这个号称天玄大陆术法宗师的国师君离澈就一直引导他、教导他,教给他许多,却从未要求他的任何回报。
有时候,他也会想,他那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母亲见死不救而赎罪吗?
可是国师君离澈的修为灵力远远高于自己之上,在这整个天玄大陆,即便他能读懂任何一个人的内心,却永远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话间,两人缓步而行,速度看似极慢,然而脚下却已经走了数百个阶梯,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他们终于到了神庙大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