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有一柄打野刀 txt-第1200章 一錘砸死閲讀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两年前的那个冬天?
许徵元顿时陷入沉默。
不就是那一场异灵之战发生的时间吗?
火熱連載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線上看-第1200章 一錘砸死熱推
这么说来,在大魏国境内爆发异灵大战的时候,顾国师也在什么地方遭遇到了突如其来的变故吗?
只是不知道这两件事情之间有没有联系,这位珞水姑娘刚刚提到的几个月前才稍稍放松了些,到底又是一个什么意思。
虽然依旧还不知道国师什么时候能再次出现。
但此时骤然听闻那位的消息,也已经足够让许徵元心神为之动摇,一时间双腿都有些发软,需要靠着白公公的搀扶才没让自己直接坐倒在地上。
他还想开口再多问一句。
却发现这里的气氛忽然间变得有些诡异。
刚刚还坐在桌前喝茶的珞水已经不在屋内。
下一刻,一阵狂风从他的身边吹过,带翻了摆在门边的两只花架。
许徵元定睛再看,才发现是自己的女儿冲了出去。
而还在屋内的珞裳,已经是握住了桌上的那柄血色长刀。
就连皇后苏瑾璇,也从袖筒中伸出两柄寒光闪闪的短匕,一左一右反握在了手中。
白公公踏出一步,挡在了许徵元的身前。
语气肃然道,“陛下,有人潜入到了栖凤轩内。”
栖凤轩前院。
许明月握紧手中那柄大锤,面无表情看向了数丈外好整以暇的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男子。
穿着一身裁剪得非常贴身的劲装,猿背蜂腰,身材颀长,再配上腰侧悬着的那柄三尺青锋,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玉树临风、器宇轩昂的感觉。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许明月,片刻后微一躬身,抱拳行礼道,“这位就是明月妹妹了吧,果然非同寻常,英姿飒爽,不错,很不错。”
许明月垂下视线,目光落在硕大的战锤上面,轻轻呼出来一口浊气,“你是谁?”
眼前这个人,她本能地从他的体内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如果交手的话,就算是她全力爆发,或许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只是珞水姐姐出门后便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更重要的是,她的父皇母后,还有珞裳姐姐,都在栖凤轩内,真要是打起来,在蜂群发现敌人再布好战阵之前,他们的安全又该如何保障?
所以说,在没有真正弄清楚情况之前,贸然出手绝不是最好的选择。
心中瞬间晃过不知道多少个念头,许明月死死握住儿臂粗的锤柄,放缓语气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是谁?”
“哦?”
年轻男子微笑道,“原来明月妹妹还不知道吗?”
“谁是你的妹妹?我要知道什么?”
“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擅闯禁宫,乃是无赦的死罪?”
“呵……看来紫月公主是真的不知道,我就是你未来的夫君。”
年轻男子面上笑容更盛,抚掌感叹道,“倒是个小辣椒一样的性格,待到过门之后再调教起来,一定别有……”
嘭!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
便被一声巨响直接打断。
整个人也捂着脸倒飞出去,硬生生砸断了不远处的一株小树。
“辣椒你马勒戈壁啊……”
白衣白裙,犹如一朵纯洁小白花样的珞水收回刚刚挥出的手臂,站在了栖凤轩前院的中央,浑身上下都在向外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道。
就像是刚刚从遍地残尸的修罗场中出来一般,周身还萦绕着无比森寒的杀意。
她转头看了眼似乎有些出神的许明月,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明月妹妹,这傻逼是谁?”
许明月缓缓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这傻逼到底是谁。”
珞水一点点眯起眼睛,语气也变得更加不善起来,“听这傻缺蠢货刚才话里的意思,是想要当我珞水的妹夫?”
她说到此处,蓦地停顿一下,而后一字一顿道,“这件事,老爷他,知道吗?”
许明月又摇了摇头,还猛地在地上顿了一下手中那柄战锤,“珞水姐姐,我根本就没见过这个……这个傻缺,从头到尾都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这傻缺到底在说些什么。”
“你,真的不认识他?”
“不认识。”
珞水闭上了眼睛,面上浮现出舒缓而又单纯的笑容,“杀戮总是让我感到心旷神怡、宁静祥和……那就,让我把他也杀了吧。”
她语气悠悠说着,笑容变得愈发纯净,甚至纯洁。
“这位待宰的羔羊,砧板上的鱼肉,你有什么遗言吗?”
“有没有什么生命中最大的遗憾,临死前亲口说出来的话,也能让我和明月妹妹高兴一下。”
衣衫破碎的年轻人努力支撑起身体,艰难开口道,“我是叶家嫡子,我父亲是叶天选,你们,你们不能杀我。”
“粼叔,粼叔呢,快来救我!”
“你不要喊了,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还是老老实实被我杀掉为好。”
“因为外面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已经全部被我杀掉了,你想见他们的话,一会儿在黄泉路上记得走快一些,或许还能追上他们那魔鬼的步伐。”
珞水一边微笑说着,一边缓缓抬起纤细如玉的手臂。
然后猛然变向加速。
捉住了刚刚从院外飞来的一只狰狞战蜂。
她低头注视着那双猩红的复眼,脸上一直挂着的淡淡笑容在这一刻忽然消失殆尽。
“你们的反应太慢了。”
拳头大小的暗金战蜂振动翅膀,发出机械沉闷的声音,“珞水大人,他们这些人,施展秘法遮蔽了吾等的感知。”
“不要在我面前废话,我也知道他们在隐匿身形,但是,这并不是你们反应如此之慢的理由。”
“老爷花费极大代价让你们这一镇蜂群存活下来,专门留在这座皇宫之内,是为了让你们担负起保护的职责,而不是想在事后再去听你们的解释。”
她捏住暗金战蜂的手开始缓缓发力,直到噗的一声闷响之后,一切忽然全部安静下来。
瘫倒在地上的年轻男子拼命挣扎着,想要离那个白衣白裙的妖魔更远一些,口中还在不停叫道,“我的父亲是叶天选,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这种没胆的货色,杀他都要脏了老娘的手。”
珞水轻轻甩掉掌心沾染的些许污渍,随口对许明月道,“你去一锤子砸死他算了。”
“好。”
许明月重重点头,然后一步跨过数丈距离,又一锤重重砸落。
在栖凤轩前院的地面上绽放铺开一朵红白相间的骨肉鲜血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