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五十章陳年舊事展示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太一驻世,自然对当今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最明显的,是玉皇帝君岌岌可危的帝位。
太一神是泰皇进入天道宇宙的马甲。只要他在,任何人都没资格跟他竞争天帝,除非元始天王归回。
若是太一愿意,废掉玉皇自己上位都无不可。
但这次,显然太一神忙着联络旧部,和伴侣叙旧,根本没搭理玉皇。天庭事宜,继续由勾陈帝君搭理。
王莽篡汉数百年后,南阳星系有帝星升起,重续星汉天命。之后又有两万年,迎来第四次神仙杀劫。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 愛下-第六百五十章陳年舊事
这一次杀劫和上次不同。因紫微帝君归位,太一神复出,上清一脉把持紫微宫,操持封神榜,真正成了空谈。
趁神仙杀劫,太一神命宿钧取消封神榜,借人间星洲动乱之际挑选有道有德之人,归天效命。
至此,上清诸仙尽数归入神霄府,倒让神霄府的雷神翻了一倍。
“只可惜,我的剧本作废了。”
勾陈帝宫中,任鸿很无奈的将剧本撕掉。这时候,他有点明白那些大能编织天数被人干扰,是何等憋屈的心态。
第四次神仙杀劫,他早就写好剧本:双主角平番,血海老祖入世化身张角,天皇化作中黄太乙之神,双方合作,一起伐天。
然而“天皇”身陨,剧本一个主角彻底没了。
另一个主角——
任鸿抬头看向太空。
亿万里血海再现,然而一口神钟镇压血海,又把他撵回时光长河。
“老祖惨啊。早知今日,当初来五莲仙府跟我做邻居多好。”
在神仙杀劫开始时,血海老祖借助杀伐之气升抬的机会回归。
可太一神嫌他碍事,命宿钧把鸿蒙钟挂在天边,将血海老祖再度逼入血海。
要知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口号,直接否定伏羲的地位。苍天,太昊苍天,指的就是古青帝伏羲。如今太一神自称东皇,东为苍色,也是苍天之主。
血海老祖要弄黄天,冒犯太一的搭档不说,更触太一本人霉头。
所以太一直接把他撵回时光河道,顺带为宿钧确立帝君威仪。
“可惜……可惜啊……”想到这,任鸿从自己内心扣出一点点对魔祖的同情。
真是太惨了。
但是,大家喜闻乐见。
毕竟,谁都不喜欢一个整天惹事的搅屎棍在外头蹦跶。
第四次神仙杀劫在太一神插手下,稳妥运转。
之后,是任鸿另一个剧本,星际西游。
释迦如来化身转世灵童,带着一些人在星海寻找自己的舍利子,恢复教主之尊,执掌佛统。
关于这个剧本,太一神就没掺和了。对于佛祖,他这位混沌主宰还是保持一定尊重的。
任鸿和仙道也没插手,任由世尊回归,多宝如来返还仙道。因为接下来,他们要面临一次真正的抉择。
超棒的玄幻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五十章陳年舊事展示
清微、神霄之争。
随着青玄帝君回归,清微大教快速发展,已有自立教统,分玉清气运的势头。对此,洞真、广成两脉虽然不插手,可难免有微词。
而神霄帝君虽然没回来,但神霄宫与上清诸仙合流已成定局。多宝道人回归仙道后,拉着一群同门建立神霄大教,和青玄帝君争锋。
因为关乎玉清一脉自地皇以来最大的分裂格局。任鸿不免上心,亲自赶往青华宫。
来到青华宫,正好看到东皇太一的神官离开。
他好奇望了望,抬脚迈入帝宫。
只见帝君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师兄?莫非东皇陛下又找你麻烦了?”
“没大事,就是被他老人家训斥几句,嫌我没出息。”
想到东皇太一证道,而且未来每一个量劫都能出来盯着自己,青玄帝君忍不住牙疼,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向任鸿。
好好的,你把他唤醒干嘛?
任鸿被他看得不自在,可还是忍不住八卦之心。毕竟,八卦是伏羲家的根本传承。
“师兄,你和东皇陛下到底有什么渊源?”
自从东皇太一复出后,除指点宿钧、联络旧部和紫光谈情外,剩下的事就是骂青玄。
“没什么,他看我不顺眼很多劫了。”
想到这,青玄看着任鸿。联想到赐下至宝,教导任鸿的羲皇,不仅升起羡慕之情。
瞧瞧人家,那才是父子。而且羲皇对师弟修行玉清法门,也没说什么。
泰皇陛下对青玄最大的恼火,就在于青玄当年跟着元始天尊跑去仙道。
青玄原身,是泰皇自身斩出的一缕先天道炁化形,又称长乐太子。因他思慕仙道,拜入玉清元始门下,让泰皇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不过青玄帝君前身,当年和天宝大师兄齐名的清微宫之主,之所以能逃过元始同化,转生为青玄道人,也有泰皇暗中庇护的缘故。
若非青玄和泰皇有关,为何泰皇玉玺上面的宝珠会落到他手?
青玄含糊几句,显然不打算满足任鸿的好奇心。
见任鸿还打算问,他扯开话题:“行了,我知你来意。南极师兄即将归来,到时候我二人自会保持分寸。只不过……”
想到东皇的训斥,青玄心中无奈:这一场要是我清微教输了,老爹更要骂我没出息了。
毕竟南极帝君可是元始天尊的儿子,好多量劫都是天尊亲自孕育。以泰皇的自傲,哪怕自己整天骂青玄,也万万不容许自己儿子输给元始儿子。
拼儿子,比徒弟,这是教主们的乐趣之一。
青玄忧心忡忡,为了自己接下来的安宁,他努力研究杀劫,排布天机。
……
任鸿从青华宫离开,本想回转勾陈宫。忽然一缕紫光照来,他心有所动,顺着紫光牵引来到一处洞天。
此乃斗姆胜境,紫光夫人所居之地。
昔年任鸿修道,曾得紫光夫人照拂,遂入胜境请安。
自打太一神回归,紫光夫人逢人便展露笑颜,容光焕发,再不复昔年寡妇姿态。
“小勾陈。本宫见你从青华宫出来,可知青玄有何难处?本宫虽和他不亲,但若是他需要帮忙,我斗姥一脉可助臂力。”
“师兄难处?师兄有什么可为难的?”任鸿摇头:“不过是玉清内部的一点小分歧,夫人不要担心。”
虽然紫光夫人和玉清一脉关系不错,但插手这件事总归不美。
夫人摇头:”小勾陈,你不懂。外子要借这件事跟元始道兄斗气。若青玄输了,怕是少不了被外子磋磨。届时,又要折损他们的父子情分。”
“方才,外子派人去骂他。虽明里不说,可本宫心中明白。那是外子担心他不能抓住机会,借故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敢情泰皇陛下也是一个傲娇?
任鸿神色古怪,忍不住问:“夫人,他们父子关系这般差?为何如此?难道是师兄入仙道之事?”
“最开始是这个缘故,但后来……”
紫光夫人沉吟一番,觉得任鸿不是外人,且有心借他缓和那对父子的关系,便道:“青玄原是外子斩出的道炁,号长乐太子。他借玉清法门得道,修成大罗之身。虽惹得外子震怒,但并未剥夺帝子名号。”
“直到某一量劫长乐太子遭劫,折损大道本源。原应求外子出手治愈,再塑真身。可彼时元始道兄正鼓捣天仙正法,他们父子受此牵连,关系冷淡。所以,长乐不敢求助父皇,便向老师求助。”
听到这,任鸿神情诡异,显然明白了什么。
以老师的护短,怕是……
“没错,就跟你想得一样。道兄从自己的始青祖炁中斩出九阳之精,帮青玄补足本源。”
这也是为何,青玄能施展元始天尊的始青祖炁,参悟清微大道的缘由。
“青玄和道兄关系更进一步。因这一举动,好些量劫的青玄降生,都是化作元始九子之一。”
好嘛,老师直接把泰皇的儿子拐走,甚至成了这儿子的另一个爹,可不怪这两位大佬针锋相对呢。
“本宫听烛龙大神提及,外子在青玄遭劫时,本已做好准备。让他们师徒登门认错,他略作拿捏,训斥几句后,便帮青玄修复本源。”
“可外子等了好久,直到元始道兄出手疗伤,甚至长乐太子尊号从天道自动剥离,外子才得知实情。”
任鸿捂着脸。难怪啊……难怪……难怪师兄支支吾吾,这糊涂账到底是他跟老师惹出来的。
对泰皇而言,元始自己跑仙道也就算了。还把自己儿子拐走,甚至让自己儿子喊他叫“爸爸”。
换成任鸿自己,假如任魁出事。他不找自己求助,反倒去找宿钧帮忙,甚至喊宿钧“爸爸”,自己也要生气。
别说任魁不孝子,就连宿钧都要揍。
如今泰皇找仙道麻烦,不直接针对老师,不刁难我,已经是涵养过人。
可到底是自家师兄和老师干得混账事,任鸿忍着尴尬说:“到底……到底是老师爱护心切,一时失了章法。”
夫人“噗嗤”笑出声:“这都是多少劫前的往事。那时候,本宫都没得道呢。这等陈年旧事,轮不到你这个小孩来替他们赔罪。”
她意味深长道:“外子气不过的,无非是兄弟、儿子跑去仙道。要是哪一天,那对师徒回心转意,外子什么气也都消了。”
任鸿干笑两声。
回心转意,老师作为仙道魁首,怎么可能回转?至于师兄,他的清微教即将功成,也不肯退让的。
“夫人……倘若师兄立教证道,岂非证明老师的理念无错?那样一来,泰皇陛下会罢休吗?”
夫人沉默。
过了一会儿,她才幽幽道:“比起自己的理念,至少自家儿子证道,再不受无量劫磋磨,难道不好吗?”
想到整天往佛门跑的几个师兄,任鸿突然觉得,元始老师和泰皇陛下的性格在某种程度上十分相似。
哪怕徒儿整天研究外道,但为让他们证道,也都忍了。
“小勾陈,你回去之后多劝劝青玄。若他和神霄斗法时需要帮助,可去求他爹。或者,本宫也愿助他。”
比起那些教主历经无量劫纪,紫光夫人明显很年轻。对青玄而言,根本无法把一位和自己同辈的女仙视作母后。他仅承认自己父神是泰皇和元始。而且这两位在同一量劫,都只能认一个。
“要知道,外子恼怒的,只是兄弟和儿子背叛。这感情,总归是有的。”
“我明白了。”
任鸿在夫人面前,展现的十分乖巧,陪着长辈唠嗑一阵,告辞离开。
但紫光夫人让他劝说青玄求助的事,任鸿根本没应。
东皇太一插手,那就是领着外人打自家。回头神霄一脉的同门,怕不是被东皇通通杀了?
这一刻,任鸿迫切希望元始天尊早点回来。
“至少有老师在,就算师兄们打起来,也不会牵扯太广。”
……
时光长河,元始天尊披戴蓑笠,坐在一艘无底船上钓鱼。
一道流光闪过,鱼钩将一位仙人拉上来。
“不是吗?”
天尊一脸失望,伸手对仙人眉心一点,金灵圣母悠悠醒来,看到元始天尊后连忙行礼。
“不必多礼,去见你师尊去。”
元始天尊指了指身后的舱门,让金灵去找人,自己继续钓鱼等待。
六位教主进入时光长河后,比金灵圣母等人要强。他们保持真灵不昧,甚至利用西方净土打造了一艘横渡苦海的神舟,由教主们轮流驾驭,顺带将金灵等人一一救上来。
金灵入船舱,看到自家老师通天教主和后土娘娘、准提道人以及镇元大仙正在打牌。而玄云圣母正在后土和通天旁边,给他俩扇扇子。
没错,教主们很悠闲的在打牌。
“咦?小金灵来了?”后土看到金灵圣母,戏谑道:“来来,快帮你老师赢几局,你老师的脸都快没地方帖条。”
通天面如黑炭,狠狠拍桌子:“再来!这次我洗牌!”
他洗牌后,自己给其他人发牌。因为教主们彼此大道干涉,倒也杜绝了作弊的可能。
金灵圣母眨眨眼,乖巧的来到通天教主跟前,帮老师打牌。
几轮下来,通天教主脸上又多几张纸条。当然,其他三人脸上也或多或少出现几张纸条。
“老师,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金灵圣母帮着发牌,轻声问。
“不急,等我们抓到烛龙再说。”通天教主满不在乎道:“我们被坑进来,察觉时光长河刻意针对教主,我们无法上岸。”
六位教主合力,本以为能轻松上岸回归。但仿佛有一股斥力阻拦,让他们一直在长河中打转,找不到回去的时间点。
为此,教主们商议研究,打算把烛龙钓上来。
“到时候有他这位时光长河的主人出面,我们自然能回去。”
“钓到了!”
突然,船尾响起阿弥陀的声音。
通天将牌一扔,赶紧跳起来。他拉着两个女徒儿过去,后土娘娘三人也纷纷起身。
然而,众人来到船尾,只见南极帝君正在扫除身上的宙光神水。
“不是烛龙?”镇元子一脸失望。
通天教主指着南极喝道:“你小子捣什么乱。师叔还以为能回去呢!”
说着,他就要把南极踢下船。
玄云忙道:“师尊,不可!”
蓦地——
一道灵光从时光长河的迷雾深处升起,罩住南极帝君。
帝君见教主要踢自己,连忙躲到金灵和玄云身后。灵光罩来,三人一同消失不见。
“咦?他们怎么回去的?”镇元大仙惊讶道:“有人在外头牵引他们?”
“那怎么没人接引我们?”通天黑着脸:“镇元你人缘差就算了,大师兄在外头,怎么可能不拉我和二师兄?”
镇元子正要反驳,却见教主招出青萍剑,顺着灵光来的地方斩去。然而那条通道出现快,消失也快,南极三人转眼回归星海。
这是多宝道人出手,以神霄教的香火为引,将南极帝君召回,参与这一次的神仙杀劫。
教主们大眼瞪小眼,准提佛母凝重道:“情况不对头。总不可能,大罗天尊都能出去,但我们这些教主却被困住吧?”
“这是专门针对我们的局。”船头,悠悠传来元始天尊的声音:“有人针对教主,在时光长河布置迷瘴。我怀疑是烛龙老鬼干的。放心,把他钓上来,我们揍他一顿,让他解开便是。”
天尊手中竹竿震动,他运转大道从粘稠混沌的时光长河拉出一个人。
血海老祖跳上无底船,看到元始天尊后一脸悲愤,指着他破口大骂:“你兄弟,你徒弟都是什么混账东西!”
第一次,任鸿狐假虎威,借着娲皇的威势把血海老祖逼入时光长河。
等他好不容易再度出去时,碰到元始天尊抛弃的老搭档,又被撵回时光长河。
“还有你,要不是你削我道果,我的教主实力怎么会被封印?”
“你们一家子,都不是好人!”
“就连青玄那混小子,都要跟我对阵,毫无半点尊卑!”
看到元始天尊,血海老祖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展开一段精彩的谩骂。
天尊面色不改,他更关注另一个点:“所以,你从时光长河出去了一次?”
“怎么出去的?”
青萍剑从后面射来,架在老祖脖子上。
紧接着,一只芊芊玉手捏住血海老祖脖子,柔声问:“老祖,麻烦说一下,你如何破开时间迷瘴可以吗?”
镇元子拿着拂尘,含笑站在血海老祖跟前。准提佛母晃了晃菩提妙树,也露出慈悲的笑容。
四位教主围上来,血海老祖一哆嗦。再看船尾阿弥陀已经站起来,看着自己,他忙道:“不是吧,你们六个人居然在一条船上?”
“等下,你们六个教主在一起,居然找不到出去的办法?哈哈……你们是不是太废……疼疼……”
后土手一用力,老祖连连惨叫:“松手,快松手!停下,我带你们出去。”
几位教主稍微散开,血海老祖眼珠乱转,趁机化作血光遁入时光长河。
“六个笨蛋,你们就在这边撑船吧!”
血光钻入宙光神水,还没跑远。始青祖炁徐徐展开,血光坠入元始清微圣境,又回到无底船边上
一抬眼,看到面色平静的元始天尊。
“道友,机会不多。你想好了,要同时对上我们六人吗?”
“等等……你们以多欺少,可不是正道所为。”血海老祖跳上船:“咱们不如慢慢商谈,你们先让我歇会儿?”
“阿弥陀佛。”佛祖走过来,无底船变化为佛门净土,将血海老祖关起来。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五十章陳年舊事展示
天尊:“师弟,一炷香时间,交给你了。你招待一下老祖。”
“好嘞。”通天教主摩拳擦掌,缓步走向血海老祖。
后土娘娘也跟上去,准提佛母想了下,同样陪着两位教主,招待血海老祖歇息。
很快,佛国深处传来一阵阵惨叫。
剩下三位教主站在佛国边上,阿弥陀又把佛国变成无底船。
佛祖和天尊对视,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
天尊:“为什么魔祖这废物点心能出去,咱俩却出不去?”
论实力,阿弥陀佛和元始天尊都有把握压制魔祖。
“有人故意针对你我?可即便如此,一口气针对六位教主,需要多久的准备?”
仙佛两道的首领彼此对望,思来想去也摸不着头脑。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烛龙,让烛龙带他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