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討論-第六百八十五章 一來二去熱推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行了陛下,您就别难为他们了,就算是他们听我这个名声,他们怕是也不敢把我踢出去,都怕人报复。”
“……”
他刚刚也只是呈口舌之快,也没打算把他真的踢出去,不过这些杂役怎么都一副害怕的样子。
“行了行了,既然不愿意就算了,那就你自己滚出去,这样就不难为你了吧!”
“还有那群,既然你不愿意踢,那你就跟他们一起滚出去不要让人说。朕现如今有点忙,就不跟你们多聊。”
没劲。
虽说他只是呈口舌之快,但是他们这一个个的直接就为了别人的权利而低头,他可是这大秦的皇帝又不是别人。
“朕下一次再立一条规矩。不要怕别国的势力,你现如今身处大秦应该是听朕的话,而不是别人的话。”
像是这种一被恐吓就吓的不知道要怎么办的人更是要抵制,若是不抵制,这到了尾声之后就一副害怕的样子,他难不成宫中收录的都是这些人吗?
说实在的挺冤枉人家的。
宫中虽然不是收录的这些人,但是像这种人一般不是活得最后长久吗?
像那种一来二去就打算听话的大部分都在这宫中死的差不多了。
这倒是实话。
这种人一般是不会懂得阿谀奉承,所以在入宫的第一步就直接死了,再者说像这种人一般在宫中混的极为差劲,一般是不得别人喜欢。
必须有畏于权臣。
不然迟早也是个死。
就比如现如今的这一场,若是就刚才真的有人踹上去了估计…那人可能会过瘾,而且赵信当然既然是让你踹的也会死死的袒护你的,更是不可能让你悄无声息的就死在这大秦。
他不配。
若是他敢动自己手下的人,那他的死期马上就要来了。
竟然被别人杀上来了。
像这种向着主子的说什么就听什么的,这大部分都是憨厚老实而且还忠实的这种人,更是往死里头捧。
像是那种过于圆滑的。
确实像这种人在朝堂之中活的也是比较久远的,像这种人更是能说清楚此上那些人的诸多心绪。
最后变着法子阿谀奉承罢了。
阿谀奉承罢了。
“所以你怎么还不走?在这宫中呆着还做什么,朕可是没他们这么多顾忌的,若是你把朕惹急了,那你所收获的就是直接被朕踹出去!”
该死的从始至终你不出去,你在这宫中打的干什么?
“陛下,等到我把这钱运过来的时候,希望陛下能够把那房契地契都还给我,随后我将会派人潜入那边给朕给陛下蹲守三年,就遵守的费用由自己来出。”
“好。”
既然都这么说了,难不成还不听从他的所说,向着他不是。
反正也是从他手中出钱。
也不能从自己身上薅走一分一厘,虽说这么说,但是自己也不可能一分钱不出,多多少少也得给上点。
这不就是了。
“行了,既然如此朕就把这房契地契的一切都给你,若是你所坚持不住了,你记住还有朕,朕还能帮你顶上。”
好,既然这么说,那咱们就这么定了,最后鹤之州一走。
赵信语重心长的和他们说的这么一句。
“圆滑确实能走得很久,不过这些东西需要所畅行这种品德,而是时不时的可以不需要这么为朕这么拍马屁。”
换言之,特么的天天拍马屁。
这没日没夜的见到他就开始奉承,这与那朝堂中之前的官员又有什么两样?
这话也是。
“所以说朕想要看到的不是你们有多么的大成,而是最基本的话要听,不然朕就只能把你送回去重新的修炼修炼了。”
而像是之前他们从那地脱脱困的那个地方绝对是众人都有所耳闻的。
此地以严谨暴躁出名,把人管的一个个那是瑟索不已,赵信主要是觉得他们的天性怕是就在这次中一点点地消磨殆尽,变成了那种阿谀奉承的人。
而正巧像宫中的人,一个个哪里不喜欢这种暗地里拍马屁的。
但赵信就不喜欢,你不是说不喜欢,只能说听久了之后会对这种东西产生一种免疫的心理,若是你再拍,那可能就只会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不妙。
“行了,你们走吧记住看那个人从朱雀大门走了之后你们再回来。”
就怕这人走着走着又不知道潜伏去哪儿了,到最后又打着要走的名义去这皇宫之中大肆展开搜索,最后抓到那个小豆丁。
他刚才说的话其实就能证明这小豆丁着实是在这宫中,因为他这几天也没有出去,所见到的估计也就只能在这宫中。
再加上他们之前所提供的线索。就干将的剑也只能在他这皇宫中所有,所以他敢断定这人现如今就在这皇宫,只不过不知道在哪。
所以也是大肆盘问。
当然像这宫里的人一般都叫他小豆丁,而像他这种大肆用原名乳名以及各类名号所唤,自然是找不到人的。
而甚至有人却说您是不是应该先报官,在这宫中盘问又有什么用。
他来这边所寻找,主要还是不死心,想要找到他之后好生的逼问一下。
不过他到现在确实连人都找不到…
这不走向藏书阁之时,不小心撞到了一对兄妹。而他没动,对面那人却往后稍了两步,差点坐在地上。
还是让旁边的那比较娇小的人扶了起来。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起點-第六百八十五章 一來二去展示
“没事吧。”
鹤之州上前问了问。
“没事没事,是我刚才想东西想的太过沉迷了所以没看到前面,所以撞了你一下。”
“嗯,那就好。”
鹤之州错过他们随后接着往前。
而站在一旁的佑希去看了看那鹤之州这衣服上的花纹逐渐确定这人是谁。
有点眼熟,更不如说是在哪里见过。
等会!
猛虎堂的人怎么会来这宫中。
“你是猛虎堂的?”
“怎么?”
佑希由于在这宫中很长时间已经很久没和外界交谈也是脱了节。
所以也是没有听说过关于这个猛虎堂的大事情。所以也只是摇了摇头,随后看他走去的方向貌似是铁虎军的方向。
“等会儿你再往前去那可就是军队的方向了,若是人丢了的话,好像不至于往那边走。”
“嗯,谢谢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