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八百三十五章 想學李世民?!看書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杨荣脸上浮起笑意,很是温和。
眼前这肥胖男子,让杨荣看见了大明灿烂的未来,却又听得太子道:“勉仁,那么你认为父皇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是想保护黄昏而杀纪纲吗?”
杨荣沉默了一阵,“不,陛下是在保护黄昏的同时,救纪纲!”
朱高炽懂了。
又有些悲哀。
父皇为了救一个纪纲,竟然把他的亲生儿子,而这个亲生儿子还是大明的太子,将之推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父皇这是到底有多不喜欢自己。
……
……
接到乾清殿那边传来的口谕,徐皇后满心欢喜的收拾了准备和大儿子夫妻一起去给三妹夫撑场面,结果太子妃过来了,如此这般一说,徐皇后脸就阴沉了下来。
让太子妃张氏自回东宫,徐皇后在宫女搀扶下来到乾清殿,看着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什么也没做的丈夫,行礼之后问道:“陛下,按老大的解释,您这是坐山观虎斗?”
朱棣并不意外,笑道:“老大还算懂事。”
如果说纪纲敢对黄昏下手,也敢对老大下手,事后自己追究也没有用,因为老二和老三喜闻乐见,所以太子这一次去,确实存在着危险。
有徐皇后在就不一样,纪纲终究会有所忌惮。
但太子有孝心。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 愛下-第八百三十五章 想學李世民?!
明知道和母后一起会更安全,他还是选择了一个人前去。
想到这朱棣叹了口气。
希望纪纲能明白自己的苦心,悬崖勒马,那么一切都还有缓和余地,如果纪纲一条路走到黑,那么他就践踏了自己的底线。
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三十五章 想學李世民?!鑒賞
徐皇后微愠,语气重了一些,“所以陛下是打算让老大去见识一下刀光剑影,看看老大那身子骨熬不熬得过这些惊吓?”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八百三十五章 想學李世民?!
作为皇后,她实在不应该。
但徐妙心是大明徐皇后,是有“女诸生”美溢的钟灵毓秀的女子,明知道此举可能会惹恼丈夫,她还是义无反顾。
因为她是一个母亲!
朱棣没有介意妻子的恼怒,“妙心,你还信不过我吗,让老大去,一则是给纪纲提醒,让他悬崖勒马,二则是我相信黄昏。”
徐皇后摇头,眼眸微红,“我不相信什么悬崖勒马,我也不相信黄昏能算无遗策,我只知道,我的儿子要去冒险,昨日他和太子妃张氏来拜见我,就可能是我们母子这一世的最后一面。”
朱棣低头沉默。
片刻后抬起头,“老大是太子!”
徐皇后泪水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我宁愿他是个普通人,我宁愿他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当个闲散王爷!”
朱棣苦笑,“妙心,别闹了好吗。”
我也希望。
我这个当父亲的是不怎么喜欢老大,之前不想立他为太子,一则是更喜欢老二和老三,但我的心也是肉长的,老大身体不好,我不想让他当天子,就是怕他累死在龙椅上。
咱们老朱家的江山,绝对不能因为君王懈怠而布唐宋后尘。
所以老朱家的天子必须勤勉。
但老大的身体……
可有什么办法,黄昏要在盐官镇来那么一手,朝堂文武之争中文臣胜出,何况还有自古以来嫡长子世袭的礼制。
老大的位置谁也动摇不了。
也便罢了,毕竟老大还年轻,皇孙朱瞻基懂事又早,大不了身体太差了禅位给朱瞻基,但老大既然是太子,就必须承担太子应有的责任。
那么……化解黄昏和纪纲之间的这一次你死我活的局面,他这个当太子的不去,谁去?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三十五章 想學李世民?!推薦
老二和老三?
他们巴不得纪纲把黄昏杀了。
看见丈夫苦笑着哀求自己,徐皇后心软了,看了一眼站在丈夫身边的内侍康宁,康宁立即小碎步跑了出去,顺带掩上殿门。
徐皇后轻声道:“老大真的会没事?”
朱棣点头,“应该不会有事,黄昏这一次似乎是故意设局纪纲,要和纪纲来一次斗法,他的准备是以我亲临作为前提,所以老大绝然不该有事。”
徐皇后放了半颗心,“不能帮助一下黄昏?”
朱棣摇头,“不能。”
徐皇后不解,“为什么?”
“我若是帮助黄昏,那么不啻于告诉满堂臣子,我要收拾纪纲了,但当下之局面,纪纲的锦衣卫还有莫大的作用,重典之策,在我有生之年,乃至于老大登基后、瞻基登基后的百十年间都会一直秉持,妙心,你不担心,可为夫担心啊,没办法的事情,建文是生是死,只要我们确凿消息都好办,唯独这个消失不见,让我很是被动,必须提防着这件事。”
徐皇后懂了,枕边人,最了解彼此,徐皇后知道建文的生死未卜是丈夫永远去不掉的心病。
又问道:“为何不勒令纪纲收手?”
朱棣沉吟了一阵,“妙心,满堂臣子皆说纪纲是我的疯狗,我会不知道?这一次我只是想试探一下,这条疯狗是否还在我的掌控之中,若在最好,若是不在,那就要想办法了,总不能让疯狗咬了我们自己。”
徐皇后叹了口气。
她来到窗前,看着窗外已经化了许多的雪,畏寒的紧了紧衣衫。
朱棣起身来到旁边,将她拥入怀里。
徐皇后幽幽的道:“其实有时候我在想,自打我们来到应天后,我就很少看见你的笑脸了,还记得那些年太祖尚在时,我们在北方,你还是个喜欢笑的青年,纵马驰骋时你身上的意气风华,仿佛就在昨日。”
朱棣心中有些难过,“回不去了的。”
徐妙心长叹一口,“天家人啊……”
恨生天家。
朱棣轻轻抚摩着妻子的肩头,“我这一生,纵马漠北,平定安南,收归八百大甸,将征服澜沧,其武功大概可以比拟太祖了,但是妙心,为夫真正的心愿,是有一天纵马驰骋关外,饮马斡难河,傲立阴山上,凡我心之所为,目光所及,皆我大明之疆。”
顿了一下,“这一生,我不后悔。”
徐皇后偎依住丈夫,呢喃着说,“三元楼那边,快要开始了吧?”
朱棣点头,“你且回宫去,为夫还有事。”
刚刚才得到的线报,京营这边有些未通过他这边的异常人事调动,朱棣有些担心。
也有些愤怒。
老二和老三究竟想干什么?!
想学李世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