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qt5人氣連載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七百四十一章 關君侯熱推-m56ha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作古的名将文臣英灵,多少让人肃然起敬的,尤其通俗野史上竭尽的描述,陆良生自然看过不少典籍以外的小说,当年在周瑱府上,满满三个书架,几乎看遍,对于生活在东汉末年的这位关羽,也是有一定了解。
好在经历这般多,神仙妖魔见过不少,倒不至于失态,脸上呈出肃然,抖开双袖朝面前这位久远的古人拱手一礼。
“见过关君侯。”
那边,面如重枣的将领一手提刀,一手抚过美髯,半阖着眼帘点下头,翻身下马,持刀重重拱了一下,侧身一摊。
“陆国师,请!”
“君侯,劳烦带路。”陆良生盯着纸伞飘过去,看着只有书里见过的这位东汉末年的名将,笑着也伸手一摊,邀着一起并行,给予尊重。
行走间,不时飘去威风凛凛的将领,至于为何关云长会出现这里迎接他,陆良生大抵猜测该是韩擒虎下来幽冥后,拉拢的一些前朝武将英灵,毕竟都是领军作战的武人,相隔年代并不算太远,能做到沟通说服。
牵着赤兔的身影微微睁开凤眼,目光闪出一抹冷厉,“陆国师,看关某何意?”
“关君侯误会,在下不过看到将军不由想起一位旧友。”
陆良生转过话语,也不掩饰刚才多看两眼的事情,笑着说起打过几次交道,有些情谊的天治城隍。
“他也是君侯同一时代之人,姓周名瑜,如今正在天治做城隍,所以刚才免不了有些好奇多打量君侯。”
“周公谨。”
须髯在阴风里抚动,关羽拄着刀柄缓行,颔首望去前方鬼门关:“关某认得他,当年与我大兄隔江相望,也算熟识,想不到身死之后,还能再听到他名讳,可惜他为城隍,而关某堂堂汉寿亭侯却只能游荡幽冥,做一方鬼王。”
陆良生没有说话,看着这位当年威震华夏,威风正盛之时,就将星陨落的关云长,有些替他惋惜,其实换做谁遭遇这般落差的变故都会执念颇深,无法放下一切重新转世投胎,随即开口安慰几句,问一些幽冥地界的事。
“鬼门关外,幽冥荒野,可还有如关君侯这般没有投胎转世的名将?”
“有,却见不到。”
关羽想了想,叹口气:“就如我三弟也在此间,只能远远见其影,听其声,却无法相聚一起,幽冥茫茫,所处一地,一地又分无数境,明明身边也无法相见,唉……”
原来幽冥地界还有这种事,看来要进了鬼门关之内,所有阴鬼才能重聚一起……而关云长这种执念太深的鬼王,是进不得里面,算上为人高傲,更不愿为他人效力,只能在幽冥界徘徊。
……就是不知韩柱国用了什么法子。
奶爸的娱乐人生 风云渡
想着时,两人已来到鬼门关外,再次见到那颗硕大的鬼头,陆良生拱起手:“隋国国师陆良生,求见神荼郁垒二神!”
“陆国师,对他们不必这般谦恭。”
一旁,关羽按下陆良生抱拳的双手,提刀上马扬起蹄子跑到关下,刀尖一抬指去上方,暴喝:“神荼郁垒,打开城门迎陆国师进去,否则关某引兵再攻关隘,擒拿你二人!”
呃……
看着策马舞刀的关云长,陆良生垂下手有些无语,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怪不得做了鬼王,却也进不得鬼门关混个一官半职。
‘就这脾气,怕是一言不合,都敢跟泰山帝君厮杀一场。’
想着,四周洪钟的话语回荡阴沉沉的天地,那大张嘴的鬼头转过眼眸望来时,城楼上,斑斓战甲的神荼郁垒二神持戟显出身形,看到下面立马横刀的绿袍金甲的大将,脸色俱不好看。
“又是这鬼王关云长…….”
“这次好像没带阴兵过来。”
神荼纠结的拍着墙垛,来回走动片刻,回头:“开还是不开?”
末日之轮回世界 超级都大尘
“新任阎罗王强势,既然在帝君面前开了口,咱们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末世男配逆襲記
狂野透视眼 九尾狐
识汝不识丁
二神低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合计片刻,拿定了主意,郁垒走去鬼头上方,掌心聚集阴力拍去墙垛。
吼!!!
天後進化論
鬼头张合大嘴拖着砖石磨动声响缓缓升高,露出一道黑云旋转,原本排起‘长龙’的阴鬼,纷纷被推去左右让出一条道来,城楼上神荼郁垒二神,拱起手。
回不了的过去 冰莎儿
“陆国师,请入关吧。”
“有劳!”
陆良生拱手还礼,随着纸伞与那边的关羽一起飘进黑云中心,视野扭动,前方的景色推开漆黑向后褪去,在眸底展开的,是长长一条白岩铺砌的石道,两侧青树远方显出逶迤山势,林间鸟声啼鸣。
除了依旧阴沉的天际,与阳世富贵人家的宅院并无而至,陆良生沿着道路过去,飘荡的阴鬼渐多,阴差呵斥声里排着长队走去前方高高的拱桥,站在下面依稀能见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妇人,端着瓷碗递给过往的魂魄,看着他们喝下。
“陆国师,这边请。”
看的有些出神,听到一旁关云长的声音,陆良生这才回过神来,遮掩尴尬的笑了笑,举步跟上,“那就奈何桥吧?”
“是。”
关羽点点头,收回目光,侧旁引路,对于这些并无关心,反而对其余建筑倒是有些兴趣,给陆良生介绍起来,沿着奈何一直往下走,看到前方一座矗立阴影当中的建筑,高墙琉璃瓦,殿门亮着一对白灯笼,透着幽幽绿光。
“那殿乃秦广王蒋子文,蒋歆,广陵人,汉末秣陵尉,说来也是与关某同时之人,可惜没见到过,死后靠着吓唬百姓还有孙权小儿立祠,才有今日神位,哼,关某不逊为之。”
听得这句,陆良生这才明白韩擒虎是如何说服这关云长的了,肯定是将神仙降世引来乱世从中取利说给了他听,结合这秦广王蒋子文的事迹,难怪关羽这么大的反应。
“所以,在下来阴府,就为了阳世百姓。”
走在前方引路的关羽回头,瞟去第一殿,重重哼了声。
“所以关某也才愿意帮衬。”
两人对视一眼,顿时大笑起来,说笑间,已来到第五殿,看着幽绿篝火延伸而去的建筑,上书‘阎罗殿’三字,陆良生伸手一摊:“君侯,请!”
“同行!”
远远的,绽射琉璃光彩的大殿之外,一身黑色袍服,头顶方形冕冠的阎罗王韩擒虎等候那里多时,一见到故人从阳世下来,哈哈大笑着,上前迎接。
“国师,别来无恙,里面请。”
老人如旧,丝毫没有任何架子,请了陆良生入殿,叫来一个顶着牛头的大汉,搬来两张大椅请了两人坐下。
大殿阴森,幽灯摇摇晃晃,不时响起呜呜咽咽的鬼哭,叙旧片刻,韩擒虎走去书案,取过一封名册,这才说起正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