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sxk熱門都市小说 三十不惑討論-494,歃血爲盟分享-712qi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
“炎午,我的炎午!”杜诗音哭喊着,追了崖来,与我一同来到了陈师道身边。
杜炎午原本被师父一通训斥,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他已死志甚坚,但师父以同死相逼,他一时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师父向来言出如山,从来也没有打过诳语,自己死了事小,连累师父却万万不能。
霸少诱妻:纯禽老公悠着点 漫妖娆
是人都有不得已的时候,他杜炎午不能报答师恩也就算了,要他亲手害死自己师父,他却万万不能。
岂知他的心思刚刚有些松动,就再次看到了那个令他几欲就死的女人。这个女人带给他的耻辱,是他这辈子所无法承受之重。
他心里一凉,顿时把师父忘得一干二净,回过头去,想也没想,就纵身一跃,朝万丈高崖之下跌去。
重生之極品奸商 北極大白鯊
“我的儿!”杜诗音慌忙上前,却被陈师道一掌振退。
我纵身一跃,紧跟着杜炎午的身体向崖下坠去。
陈师道晚了一步,见我已追了下去,便止步崖边。防止杜诗音再寻短见。
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我定睛朝下方看去,只见崖壁上无数颗参天古木,丫丫叉叉,有很多都朝前伸的很远。只要想够着,只需轻轻一伸手,就能够着。
就在我向下观察的同时,就见杜炎午的身体,被一棵粗壮的松枝拦了一下,那松枝咔嚓一声,应声而断,与此同时,杜炎午的身体也紧跟着一顿,坠势稍缓,已然离我不足一米。
我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抽出身上腰带,奋力抛出。
腰带啪得一声,缠住杜炎午的手臂。
用力一扯,那少年的身体顿时就朝我撞来。
我一把拦腰将他抱住。
網遊之冒牌npc love小7
另一只手顷刻间祭出虬龙刃,狠狠的插进崖壁之间。
逍遙武修
只听见哗啦啦一阵碎石脱落之声,我和杜炎午终于稳住了下坠的力道,稳稳的停在了崖壁之间。
杜炎午心力交瘁,再加上刚才被那根粗壮的松枝当胸撞了一下,气血 阻滞,已然晕了过去,但性命已无大碍。
我抱着他,抬头向崖顶看去,这顷刻间已然坠下来百十来丈,若是我一人,纵上崖去,也不是难事,但抱着一个昏死之人,却有些困难。
若要弄醒他,又恐怕他继续要死要活,拒不合作,到那时反而不美。
这时,只听见崖壁之上,传来陈师道洪亮的声音:“狄道兄,炎午他怎么样?”
“性命已无大碍,陈道长,快放绳子下来,追我们上去。”我催动体内真气,大声说道。
陈道长闻言,回应道:“狄道兄稍等,我这就去取绳来。”
我展开神识,感知到崖顶上,杜诗音已经哭晕在地,知道自己儿子还活着,她干脆爬到了崖边上,伸长脖颈,朝着崖下眼巴巴的看着。
不一会儿,陈师道便取来一串粗壮的树藤,顺着崖壁丢了下来。
我把树藤捆在杜炎午的腰间,扯了一下绳子,上面的陈师道立刻会意,站在崖边双手挽着绳子,不一会儿,就把杜炎午就扯了上去。
我拔出崖壁上的虬龙刃,借力顺势向上纵跃,一把抓住前方的一棵松树的枝干,直往上纵出了二三十丈远近。
不几下,我已然跳上崖壁,稳稳的站在了陈师道三人身前。
杜诗音坐在地上,紧紧的搂着自己儿子的脑袋,神情恍惚,泪上涕泪纵横,头发纷乱,完全没有了杜家大小姐的气派。
少妻狂想娶 我是鱼
不过,这个样子的杜诗音,让人看起来反而没有了过去那种令人遍体生寒的感觉,像极了一位贤妻良母。
陈师道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拱手道:“狄道兄,多谢了。”
我摆摆手,说道:“救死扶伤,医者本份,我方才已经查过了,他不过是胸前被树枝撞了一下,气血阻滞,在胸口胃宛穴揉捏片刻,自当醒转。”
“多谢了。”陈师道闻言,又拱了拱手,方才蹲了下来,从杜诗音怀中,将那少年扶正平躺,解开胸前钮扣,把手伸了进去。
我能够感知到,他手掌上的隐隐紫气,陈师道不惜以自身元气救自己徒弟,果然爱徒心切。
元气的纯度,是真气的数十倍,需要激发体内的潜能,方才能施展。
巨星在身边 薛湘灵
元气一出,自身必受伤损,只是多多少少罢了。
陈师道的手掌刚一触碰到那少年,少年的身子立刻就像触电了一般绷直,转眼间,那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上,便爬上了一阵红晕。
少年咳嗽了两声,洼得吐出一口鲜血,醒转来。
睁开眼,他第一眼便看见了泪眼婆娑的母亲。
杜炎午终于忍不住哇得一声,哭了起来,大声叫道:“妈妈。”
杜诗音闻言一怔,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索索的滚落下来,滴在少年的胸前。
杜诗音喜极而泣,连声应道:“唉,我的儿,我的炎儿。妈妈在这儿……”
陈师道七尺汉子,也忍不住一阵动容,强忍着到眼睛边上的泪水,抬头看天。
见他们母子,师徒如此,我也不好在这时候,再提什么五经之事,遂悄无声息的迈步向山下走去。
这种时候,如果我还想着抓人,想着五经一统,未免不尽人情。
法理不外乎人情,多给这对患难母子两三天时间,也翻不了船。
见我一人离开,陈师道慌忙追了上来,与我并肩而行。
总裁霸爱宠娇妻 夜雨寄魂
豪门的契约游戏:盲婚
“狄道兄,陈某看得出,你是个热血男儿,重情义,轻生死,你若不弃,我陈某倒想认你作个兄弟。”陈师道热情的说道。
我顿时愣住了,在山道上停下脚步,向后看了一眼杜诗音母子,调侃道:“陈兄就不怕,再遇上一个像杜天恒那样的结拜兄弟吗?”
“哈哈哈哈,我陈某一生,行事坦荡,高兴便结拜,不高兴兄弟也可拔刀相向,人活一世,但求无愧我心,哪里管得了他人。打眼了,让狄道兄笑话。”陈师道爽朗大笑。
“陈兄还是道兄道兄的叫,未免太过生份,我这个当兄弟的可是要生气的。”我迈开腿,直往山脚下行去。
身后,陈师道喜上眉梢,大声叫道:“这么说,狄兄你是答应了?你先别走,咱们这就回山,杀鸡设酒,歃血为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