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atk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956、一套從天而降的房子(5000字求月票)熱推-sy7t0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建邺理工到琅琊路小学的距离不算太近,不过王梓博是打车过来的,再加上一年级小朋友的“放学程序”比较复杂,班主任都要确定父母长辈过来接送才肯放人。
陈汉升也和其他家长一样,笑呵呵的围着班主任攀谈几句,嘴里说点什么“沈宁宁今天有没有淘气啊、郭佳慧哭了没有,真是辛苦老师了······”这类闲话。
陈汉升大学辅导员老郭的闺女,小胖丫头郭佳慧也被安排进了琅琊路小学,她和沈宁宁还是一个班,陈汉升今天索性把她也接了。
这样乱七八糟的一耽误,王梓博赶到这边的时候,陈汉升刚刚和班主任告别完毕。
“这小胖妞是谁?”
王梓博指了指郭佳慧。
郭佳慧和沈宁宁是不同的体型,阿宁更像姐姐沈幼楚,虽然年纪还小,但是身材比例很好,长大后基本预定1米68的身高了。
郭佳慧虽然比四年前高了一点,但是同样也胖了不少,用手指刮一下她的脸蛋,肉嘟嘟的都能上下颤动。
“我不胖!”
殿下,我是你的妃
郭佳慧明显对“胖”这个字眼很敏感,气呼呼的说道:“我只是可爱的膨胀!”
陈汉升嗤笑一声,这明显是老郭或者郭师母教给女儿的,就是为了防止其他小朋友在学校里说她胖,郭佳慧可以这样“优雅”的反击。
王梓博捏了捏郭佳慧的小胖脸,然后牵起阿宁,细致的询问老师今天讲了什么内容,做了什么游戏,能不能给梓博哥哥复述一遍······用这样的方法帮着阿宁培训记忆。
身边是匆匆而过的行人,但是王梓博问的很专注,阿宁答的也很仔细,有时候她回忆起一首完整的古诗,王梓博还要击掌庆祝一下。
陈汉升走在后面看着,心想王梓博这个傻吊,虽然有时候事情做的一塌糊涂,在感情里也经常拎不清,但他以后肯定是个好爸爸。
像这种培养小朋友学习兴趣的做法,陈汉升觉得自己真没有这个耐心,他只会低着头看了看郭佳慧:“胖丫,你如果考试能考双一百,我就给你买个洋娃娃。”
“哼!”
没想到郭佳慧还不领情,一甩屁股说道:“那我永远玩不到娃娃了!”
“好家伙。”
陈汉升真想竖起个大拇指,这就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他是四年级以后才发现自己没有学习天赋,没想到郭佳慧刚上小学就深刻认识到了。
仙姝太難寵 張鳶
······
离开琅琊路小学后,陈汉升准备带两个丫头去麦当劳,王梓博也跟着坐在副驾驶上面。
“你现在看看,有人逼老子······逼我改变吗?”
陈汉升开车时,突然问着王梓博。
“啊······没,没有。”
王梓博有些尴尬,他还是不太明白,陈汉升3号回国那天,吃饭时还在桌上嚣张跋扈的吹牛,怎么突然就变得温文尔雅了。
“我就告诉你原因吧。”
陈汉升一边看着前方道路,一边幽幽的说道:“我昨天晚上失眠了,躺在床上静静回想自己的前半生,深感做了很多错事,要不是我父母年纪大了,还有两个闺女要出生,真的就想遁入空门。”
“啥?”
王梓博起初是不相信的,可是陈汉升直接把zippo打火机递过去:“我以后就以和尚的标准要求自己了,烟也不打算抽了,这个香港买来的限量版就送你了。”
“真的假的?”
王梓博握着冰冰凉的打火机金属外壳,还真有些被唬住了。
“骗你做什么······”
陈汉升刚要继续胡诌的时候,边诗诗突然给王梓博打来电话。
“我没有在办公室写代码,和小陈在一起呢······”
王梓博和女朋友汇报着自己行踪,陈汉升很体贴的把车载音响声音关小一点。
妖孽女王駕到 山貓8A
王梓博难以置信的瞅了一眼死党,挂掉电话后说道:“边诗诗回律所拿点材料,她说3号那天没去机场接你,今晚她请你吃饭。”
“可以啊。”
陈汉升说道:“那咱们就直接去新街口那个麦当劳吧,免得边诗诗跑过来。”
“啧啧~”
王梓博好像是第一次认识陈汉升,这狗东西什么时候愿意为他人着想了。
······
到了新街口的麦当劳,边诗诗已经等在门口。
诗诗同学没有考研的想法,再说她本身就是容升律所的合伙人,起步已经非常高了。
她现在的穿着开始偏向白领风,只是还会梳着活泼的高马尾,肩膀挎着一个精致小包,再加上本就是名校毕业,年轻甜美中还夹杂着一股书香气质。
陈汉升以前早就预测过,边诗诗这样的女孩子只要毕业,追她的男生不会少于一个班的,也就王梓博捡了便宜,在最单纯的大学校园里确定男女关系。
当然王梓博也是个没“骨气”的,他刚看到女朋友的身影,脸上的傻笑就藏不住了。
“好久不见啊,边大律师。”
陈汉升下了车,笑嘻嘻的打个招呼。
“好久不见,已经成为民族英雄的陈董。”
边诗诗也调侃一句。
边诗诗和胡林语都是陈汉升没有崛起就认识的朋友,她们还是小鱼儿和沈憨憨的闺蜜,自然可以随意开陈汉升的玩笑。
不过等到陈汉升把阿宁抱下车的时候,边诗诗脸色瞬间一变,转头向王梓博望过去。
“沈幼楚的妹妹。”
王梓博轻声解释。
“看出来了,和姐姐一样漂亮。”
边诗诗“嗯”了一声:“就连那种害羞的模样都很像,只是少了一双桃花眼。”
“那你会不会讨厌她?”
直到这个时候,王梓博才想起来,阿宁再小也是“沈党”啊,边诗诗可是铁杆的“小鱼党”,他颇为紧张的说道:“我和小陈都特别疼这个丫头,当成女儿一样看待的······”
“羞不羞,自己都没结婚,还把人当成女儿。”
边诗诗冷哼一声,“蹬蹬蹬”的走进麦当劳里面。
陈汉升带着两个小朋友在前台买食物,王梓博还和边诗诗解释,沈幼楚是沈幼楚,沈宁宁是沈宁宁,大人之间的纠纷不应该牵扯到孩子······
边诗诗冷着脸不说话,直到看见排队的陈汉升,他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一个带孙子的老太太。
“陈汉升在韩国一个多月,转性了吗?”
边诗诗颇为惊讶的问道。
枯鸿 又见散人
“好像是的。”
说起别人的事情,王梓博屁股也不扭了,表情也不局促了,还把陈汉升所谓“深夜懊悔,打算遁入空门当和尚”那一套说辞告诉边诗诗。
边诗诗忍不住翻翻白眼,王梓博说话时一板一眼的样子,似乎真信了这通鬼话。
没过多久陈汉升端着两盘可乐、薯条、鸡翅过来了,小胖丫头郭佳慧早就忍不住,抓起鸡腿就啃了起来。
沈宁宁更乖一点,她拿起一根薯条,沾了点番茄酱先递到陈汉升嘴边,小小声说道:“阿哥先吃。”
陈汉升吃完后,阿宁又递了一根给王梓博,王梓博很大口的吃下去,脸上的表情就像老父亲一样满足。
“姐姐。”
不过让大家意外的是,阿宁又举起小胳膊,递了一根给边诗诗。
边诗诗也愣了一下,她和阿宁是第一次见面,尤其这丫头还是沈幼楚的妹妹······
黄泉阴镖 夏南柳(流浪的法神本尊)
不过阿宁不懂这些复杂的纠葛,她只是被阿姐和林语姐姐教育,吃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先问问长辈,这样才是懂礼貌的好孩子,所以阿宁就这样做了。
沈宁宁本身还是比较腼腆的性格,她看到边诗诗没有反应,举起的小胳膊往后面缩了一点,眼神也有些无助。
王梓博心里一揪,他有想过当边诗诗和“沈党”发生冲突的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做。
不过那个冲突的对象是胡林语啊,阿宁还是个小孩子呀。
“诗诗姐姐嗓子发炎了,不适合······”
陈汉升反应更快,他已经找到一个既不让边诗诗为难,也不让阿宁难过的理由。
没想到边诗诗突然站起身,“啊”的一下把整根薯条都吞下去了,然后又冲着阿宁甜甜的一笑,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
阿宁也开心的回应,王梓博更是送了一口气,赶紧把可乐递过去,叮嘱阿宁不要吃得太急。
其实诗诗同学本身就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她心里对沈幼楚都抱有同情,只是不会说出来而已。
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阿宁身上,这下郭佳慧又不高兴了。
胖丫头也不顾手上都是油,生气的抱在胸口:“你们都喜欢漂亮的的小朋友,老师这样,班里的男孩子也这样,今天许阳给了宁姐姐一块糖,我和他要,许阳就说没有了······”
虽然小胖丫头描述的乱七八糟,不过大家都听明白了,因为沈宁宁更漂亮,不仅老师偏爱,就连班里的男同学都愿意对她好。
所以,郭佳慧就吃醋了。
“可是······”
沈宁宁也噘起小嘴:“那块糖还是你吃了啊。”
“那是我和你要的,没有男生主动给我!”
郭佳慧仍然忿忿不平。
“鹅鹅鹅······”
两个丫头的对话把边诗诗都笑喷了,没想到现在的小朋友这么早熟。
三个人就在麦当劳里闲聊起来,当然他们都小心避过“怀孕、宝宝、预产期”这些字眼,因为如果提到小鱼儿,沈幼楚也是绕不开的。
所以他们只聊一些事业生活上的话题,王梓博还谈起双方父母打算见面的事情。
“我······我擦!这么快打算父母见面了?”
陈汉升还真被吓一跳,他瞅瞅王梓博,又看看边诗诗,突然把阿宁和郭佳慧撵到儿童区玩耍,这才试探着问道:“那个······你俩上床了吗?”
“放屁!”
“滚呐!”
没出意料被王梓博和边诗诗联合怼了一顿。
后来陈汉升才知道这个计划早就有了,因为去年暑假的时候,陈汉升和萧容鱼都见过边诗诗父母,王梓博因此要参加果壳电子网络部的集训,他就没有一起去湘南玩耍。
这两人是从校园里走出的爱情,纯粹的不得了,双方家长听说后也表示支持,尤其是王梓博母亲陆玉珍,那是生怕错过了边诗诗。
“叔叔阿姨过来,他们住哪里?”
陈汉升问了一句。
“住宾馆呗。”
美人别追之疯狂都市行 半夜三更我敲门
边诗诗随口答道,没有放在心上。
这两人现在都毕业了,已经搬出了大学宿舍,不过边诗诗目前要陪着小鱼儿,所以一起住在江边公寓;
王梓博更简单了,他就在办公室里摆了张床,这样干活更加方便。
“喔~”
陈汉升点点头,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
晚上边诗诗请客吃饭,陈汉升也没有推辞。
吃完以后,陈汉升不准备打扰王梓博和边诗诗的约会时间,主动带着两个丫头先离开,只是在返回果壳电子的时候,掏出手机给金基唐城的销售部经理打了电话。
金基唐城目前在建邺属于高端小区,分成普通住宅和别墅区。
有套别墅还是陈汉升和萧容鱼的“婚房”,可惜后来发生那么多波折,但是陈汉升一直没有停止装修,在他去韩国之前已经装修完毕,现在正在通风散味。
“喂!”
销售部经理接到陈汉升的电话,拼命“嘘嘘嘘”的示意,直到周围完全安静下来,这才恭敬的说道:“有什么需要我代劳的吗,陈董?”
“我想再买套四房的住宅。”
陈汉升简单明了的说道。
“您是打算送人?”
销售部经理很快意识到了。
“对。”
陈汉升微微颔首:“你挑一套户型好点的精装居室,我把购房人身份证复印件和联系方式传给你,你帮忙搞一下手续。”
“没问题,今晚就可以落实······”
金基唐城的销售经理连连答应,没想到大晚上还能做一单大生意,这些有钱人真是爽快,买套房就像买菜一样。
不过建邺的房子那么多,陈汉升为什么还买在金基唐城。
一来这里环境真心不错;
二来是为了自家闺女。
以后小小鱼儿去干爹干妈家蹭饭,走路就可以了,连小区大门都不用出。
······
王梓博和边诗诗根本不知道有套房子从天而降,两人从餐厅里出去以后,也像普通情侣一样看了场电影,然后又在江边散步。
建邺9月份的晚上已经有了一点点凉意,不过景色很美。
璀璨繁星像细碎的流沙,密集的铺在苍穹上,江面倒影着两旁的高楼大厦,随着浪涛涌动在层层晃荡。
王梓博和边诗诗手牵手走在明亮的路灯下,偶尔会有夜跑的人从身边经过,他们现在聊的话题基本都集中在小小鱼儿身上,因为她这个月就要出生了。
只不过王梓博似乎心情不佳,看上去比较沉闷。
“怎么了?”
边诗诗关心的问道。
“没,没事。”
王梓博吭哧吭哧的摆摆手,他到底还是不会掩藏心事。
“不行!快说!”
總裁命令,前妻別想逃 木槿西西
边诗诗双手伸开,霸道的拦在前面。
“我觉得,我觉得······”
在边诗诗的逼视下,王梓博扭着屁股,乖乖的说出实话:“小陈刚才无意中的一句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哪句话?”
边诗诗压根想不起来,因为她没有在意。
“小陈说,我们父母过来了住在哪里。”
王梓博抓了抓脑袋:“他这样一说,我也感觉很多地方没有准备好,不仅是住宿问题,也没有地方做饭,如果想出去转转,我也没有车。”
王梓博说完,发现边诗诗那边没了动静,刚要忐忑的抬起头,突然觉得耳朵一疼,原来是被边诗诗扭住了。
“王梓博,你是不是想不要我了,所以故意找出这些理由?”
此时此刻,边诗诗这个湘妹子的就像一颗小辣椒,在迷人的月色下火力全开。
“住宿问题,宾馆难道不能解决吗?”
“吃饭我们就下馆子喽,难道鸭血粉丝很贵吗?”
“如果出去转转的话,我们就搭地铁和公交,难道那些不是交通工具吗?”
边诗诗脆生生的一口气说完,手上的劲还越来越大:“你和我认识这么久,难道不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人吗?”
“我没有那种想法。”
王梓博虽然耳朵被扭着,但是他都不敢挣扎,只是吭哧吭哧的的解释:“我就是觉得你太好了,而我太差了······”
“那是你自己没有自信,总之我没有这样想过。”
边诗诗嗅了嗅小鼻子:“你也就是23岁而已,我们都是普通家庭,难道要你刚毕业就在建邺买车买房吗······”
“叮铃铃~”
王梓博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还是一个陌生号码。
“可,可能是公司业务。”
王梓博举了举手机。
“哼!”
边诗诗这才松开手,双手叉腰站在旁边,准备等着男朋友打完电话,再修理他一顿。
“喂,请问是王先生吗?”
电话里的女声温柔可亲,还特别的礼貌:“我是金基唐城的销售部经理,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这边看看刚买好的房子呀。”
······
(这章名字还是改了一下,然后在角色评选那一栏为幼楚求个票,前三好像有衬衫的,大家记得投一投,但是别氪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