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49o熱門連載小說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起點-第一百二十三章 當年事、身孕熱推-a1zq8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那你倒是告诉我!她是谁?!臣妾之前可从未听过将军房中有人!”柳霞眠顾不得什么官家小姐的形象,她此前幻想的那些伉俪情深、举案齐眉顷刻间都成了泡影,她那里还顾得上那些。
在柳府,柳霞眠从来都是被宠在手心里的那个,因此早年便养就了一副刁钻蛮横的性子。
她母亲连功勋都不要,只为了成全她嫁进穆府,可不是叫她来和别的女人分享夫君的爱的。
“简直是无理取闹、不知所谓!”穆显阳斥道:“本将军娶瑾瑜在先,迎你过门在后,你怎么着也得叫瑾瑜一声姐姐,你却这般刁妇作态,柳家都是怎么教得你!”
“遑论本将军可从未说过房中无人,纳多少女人过门,何时是你说了算的?”
柳霞眠被这一句句话气得直发抖,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般,她狠狠瞪了一边不敢说话的夏瑾瑜一眼,摔门而出。
事后林妤锦劝慰她:“夫人别气了,为那些女人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只要夫人在穆府一天,妾终归是妾,成不了气候的。”
有你在身边
“将军恐怕也只是一时用事,明日夫人去给将军服个软,男人嘛,哪里有不三妻四妾的。但妻和妾的区别差的可不只一个字,夫人可以不喜欢她,却不可以不接纳。
重生之军嫂奋斗史
夫人大可徐徐图之,将后院的权利握在手里,届时那个女人怎么样,还不是夫人说了算?”
柳霞眠冷静下来才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今日是她太过冲动了。
尔后,她按照林妤锦说的去服了软,为了能把夏瑾瑜以及日后的一些想攀进穆府的贱草淫花给收拾了,她学着收敛性子,学着如何治理后院,这渐渐地,就当真成了穆显阳和穆府不可或缺的贤内助与女主人。
夏瑾瑜到她面前都不敢吭声,有时就算在柳霞眠这边受了委屈,叫穆显阳知道了,穆显阳都叫她能忍则忍。
夏瑾瑜见穆显阳如此在中间为难,慢慢地也只将这些苦吞进肚子里,只给自己知晓。
但后来,一个意外的喜讯打破了这个局面。
夏瑾瑜有孕了。
瓦羅蘭快還錢
当天穆显阳便破天荒地丢下一干事务,从军营赶回了穆府。
“瑾瑜!你肚子里真的有孩子了?我要有我的第一个孩子了!?”穆显阳高兴地手足无措,手脚都不知道往何处放。
夏瑾瑜笑着点了点头,穆显阳忙叫她好生坐着,不仅忙活着张罗婴儿用物,连夏瑾瑜房间里稍稍尖锐的东西都丢了出去,地面铺了足足三层厚的毯子,可谓是将人呵护至极了。
柳霞眠虽然近几年有所收敛,但性子里的善妒还是改不了的。
她一听到这个消息,气得将旁边一个婢女的手臂都掐青了,直到她婢女尖叫一声,那臂上竟有血迹透过薄薄的一层衣服渗出。
“那个贱人!那个贱人竟然怀了显阳的孩子!”柳霞眠面容扭曲,“林嬷嬷,我该怎么办?我绝不能让穆府的长子从一个妾室的肚子里爬出来!”
“夫人别急。”林妤锦握住她的手,轻轻道:“老奴有办法……”
中国远征兵
原先林妤锦想的法子就是找机会让夏瑾瑜落胎,但奈何穆显阳护夏瑾瑜护得太紧,他们的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机会。
眼看着夏瑾瑜的肚子一天天打起来,柳霞眠的脾气也愈发的阴晴不定,“你不是说能让贱人肚子里那个小孽种流掉吗?!这都多少天了?等你将她的胎流掉,恐怕她肚子里的小孽种已经爬出来了!”
定鼎奇聞 不著撰人
柳霞眠隐忍多年,花了多少力气才在穆府有如今的地位,她怎么能够容忍就因为一个突然而来的孩子破坏一切!
輪回之宇宙星空 雨夜無歌
“废物!”她猛地站起身来,脑中却忽然一阵晕眩,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柳霞眠再次醒来时,林妤锦正守在榻前,她脸上带着泪,又是喜又是忧,但终归喜大过忧。
“夫人!”林妤锦见她醒来,急忙喊道:“夫人!您有身子了!方才大夫来诊过脉了,您肚子里也有了个小公子!奴婢已经让人去告诉将军,将军马上就会过来!”
柳霞眠表情愣愣地,像是没听懂,尔后却突然绽开惊喜的笑容,“真、真的?!”
“千真万确!”林妤锦肯定道。
青武星辰
她看着自己平坦的腹部,伸手在上面碰了一下,又倏地缩了回去,见无异样,才敢缓缓将手放在上面,动作轻柔的抚摸。
她的肚子里当真有了个孩子?是她和穆显阳的孩子?
太好了!
眼下她也有了穆家的子嗣,看夏瑾瑜那个贱人还敢用什么和她拿乔!
林妤锦见她如此,也很高兴,道:“奴婢看夫人肚子里是个小将军呢,这头一次反应便闹得夫人直接晕了过去。”
柳霞眠故作生气地嗔她一眼,眉眼却带着前所未有的笑意,“这才敢怀上,怎么能知道是小公子还是小姑娘?若是小姑娘……”
柳霞眠顿了下道:“我也会宠着的……”
“只是……”林妤锦忽然想起什么,皱起眉头,神色犹豫,终究开口道:“这小公子来得有些迟……”
柳霞眠一听,当即明白了林妤锦话中的意思。
夏瑾瑜比她早怀上一个多月,肯定要比她先生产,虽说她肚子里的只能是个庶出,但却仍旧是穆府长子,是穆显阳的第一个孩子。
不!不行!
封神之灶王爷奋斗史
穆显阳的第一个孩子必须是她肚子里的这个!她要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做穆家的嫡长子!
之前要让夏瑾瑜落胎的念头此时更加强烈起来,柳霞眠目光逐渐变得阴狠,她低声对林妤锦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将那贱人肚子里的小孽种流掉!穆府的……啊!”
她说着,肚中却忽然一阵剧痛,害得林妤锦脸色大变,“夫人你怎么了?!”
她正想跑出去叫大夫,柳霞眠的肚子却忽然又不痛了,这一来二去地将林妤锦吓得够呛。
“这小将军可真厉害啊……”林妤锦道:“夫人,那些腌臜的事让奴婢张罗着去做便是,夫人不必忧心,现在与往日可不同了,夫人最要紧的事就是好好着紧着自己的身子,奴婢定会将夫人和小将军养的白白胖胖的,也定会做好夫人所愿之事。”
林妤锦眼神笃定。